【访谈】听说宇智波五件套都让媳妇儿刷碗?!

我的作品目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美琴:大家好,欢迎来到本期的《木叶大求真》,我是主持人,宇智波美琴。

 

众所周知,宇智波五件套的攻方向来都是忠犬+妻奴,对待妻子的方式一个“宠”字几乎就能概括全部,真真儿是羡煞不少群众。

 

但是,我近期收到了热心网友的来信,信中详细的说明了宇智波五件套的刷碗内幕,甚至还有大量配图,并且毫无ps痕迹。

 

身为一名宇智波五件套一生推,我对此感到很是疑惑,所以,我利用自己宇智波一员的身份,组织了本次访谈。

 

为了能拍摄到更多信息,我们选择了饭后采访。下面,就请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随我一起,访察真相吧。

 

 

【鸣佐】

 

美琴:本次访谈将按照……额……离我家远近的顺序进行,所以第一对儿是——鸣佐。

 

美琴来到鸣人和佐助的家里,领着摄像师走到客厅,看见鸣人和佐助两人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互相打过招呼后,访谈开始。

 

 

美琴:你们二人是谁刷碗?

 

鸣人:当然是佐助啦!妈,我可不是欺负他哦,是他自己非要刷的。

 

美琴惊讶的看向佐助:哦?佐助?我记得,他可是什么家务活儿都不干的。

 

佐助:妈,你说这干嘛,那都多少年前的事儿了。

 

美琴:那也很难得嘛,毕竟能使唤的了你哦,小少爷。

 

佐助:哼,我以前在家不是不干家务,而是你们太勤快了。现在也是,虽然我根本就不想刷碗,但遇上鸣人我也没辙。

我记得那时候刚结婚没两个月,鸣人没钱买杯面了,只能吃袋儿装的了。

头天晚上,他在碗里泡了两包面,然后就端上楼批阅文件了。

第二天早上,他是一个人下来的,连碗都懒得拿下来,我也没收拾。

然后当天晚上,他把那个碗拿下来了,洗都没洗就又泡了两包面……

 

说到最后,佐助已经捂脸了。

 

但鸣人丝毫不为所动,认为自己做的很对:没错,第三天我也是这样的!然后第四天,佐助就把碗刷了。并且,从此以后,佐助再也不指望我刷碗啦!

 

美琴强作欢笑:呵……呵……

 

摄像师忍不住插话:那个……为什么鸣人会没钱买杯面呢?

 

鸣人:因为那阵子番茄涨价。

 

美琴:啊咧?我记得鸣人你好像不爱吃番茄,爱吃番茄的是佐助吧。

 

鸣人:对啊,就是因为佐助爱吃嘛。

 

 

【止鼬】

 

采访完鸣佐,美琴出了门儿就转身进了鼬和止水家。

 

美琴:哎,又正在刷碗呢?快,摄影师快来拍。

 

等鼬刷完碗,采访才正式开始。

 

美琴:看样子,鼬刷碗的事是真的喽。虽然鼬确实是居家好手,但我真想不到,止水你竟然忍心让他刷碗。

 

止水干笑ing

 

美琴:鼬,告诉妈妈,你愿意刷碗吗?

 

鼬:如果可以我也不想刷。

 

美琴:咦?那你为什么要刷呢?

 

鼬:既然已经做了饭,那就把碗也刷了,这是我做人的态度,更是在考验我的器量。如果我足够优秀的话,就可以避免“夫夫二人抢着不刷碗”这种尴尬的境况了。

 

美琴:……儿子,只是刷个碗而已。

 

鼬:最重要的是,妈妈,为喜欢的人刷碗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柱斑】

 

绕着宅子走了半圈儿,终于到了老祖宗家。

而且美琴还看到了异常诡异的场面:

 

斑祖宗脸上带着看不出是高兴还是生气的狰狞的笑,站在厨房里刷着碗,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某种恐怖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

 

美琴:老祖宗这个样子……应该是很不乐意刷碗的吧?!

 

柱间双手环抱着胸,和美琴一起站在厨房外看斑刷碗:不,他很乐意的。

 

美琴:……嗯???

美琴内心:都说柱帝有点儿天然呆,看样子是真的,连斑祖宗生气都看不出来。

 

柱间认真脸:是他自己提出来要用这个做交换的。

 

美琴:交换?

 

柱间点头:嗯,当我们第一次面对刷碗时的争执时,我就明确表态我坚决不刷碗,然后他就好像很兴奋的要以“刷碗”来交换和我“打架”的机会……嘛,毕竟他很喜欢“打架”这种运动但我不喜欢。

 

美琴:哦……

 

“——哈希拉马!!!”斑刷好最后一个碗,扯了围裙就从厨房一跃而起,握紧的拳头直逼柱间面门。

“我刷完碗啦——哈哈哈来战个痛快!!!!!!”

 

柱间歪头躲了过去:“喂,刚吃完饭,就不能等会儿再打。”

 

然后他们一起跑出了屋子。

 

 

【扉泉】

 

美琴:嘛,泉奈祖宗,你们家也是你刷碗吗?

 

泉奈点头:嗯嗯。

 

美琴:为什么呐?你甘心给二代刷碗?

 

泉奈:当然不甘心啦。可是那个家伙他……

他……

他有的时候忙得连饭都不吃。

我要是再让他刷碗,他岂不是更不来吃饭了QAQ。

 

 

【带卡】

 

美琴:啊咧啊咧,真想不到,带土也有让媳妇儿受累的时候呢【笑】

 

带土:嘛~嘛~他自己非要刷的,想当初我们刚在一起那阵子,我可是什么家务活儿都包了的,可是过了几天,卡卡西就什么也不让我干了。

哎呀哎呀,我是真的想干【偷笑】,可他就是不让我干。没办法嘛,媳妇儿太向着我了。

 

美琴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旁边的卡卡西忍无可忍的接话道:就你那刷碗只刷碗里边儿,刷完碗外边儿还糊了一层的操性,我敢让你刷?!


评论-22 热度-448

评论(22)

热度(448)

©开心果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