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以结婚为目的的告白(01、02、03)

军火商土×军官卡

我的作品目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1.

“旗木先生,拜托您了,就试一下吧!”

绝真是觉得自己倒霉透了,当初斑先生让他来辅佐现在的主子的时候,可没跟他说过让他帮着把这位爷的婚姻幸福也一手承包了啊,怎么现在倒让他做起这种强抢民男的事儿了呢?

 

“滚!都滚开!别过来!”

卡卡西虽然被五花大绑扔在床上,可嘴里的反抗之语从今天早上一醒过来就没停过。

 

两边站着的佣人见上司都不敢轻易上前,自然就尽量的往后缩。

他们都知道,床上那个银发的美人是他们主子心尖儿上的人——跟着宇智波带土有一段时间的前辈都是这么告诉他们的,让他们小心伺候。

更何况,看看他们手里捧的是什么?

婚纱!

这意味着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宇智波带土呢?啊?!”卡卡西双目通红,显然是受了很大刺激,要不是手被绑到了身后,他肯定要把能抬得动的都扔过去。

 

“这……已经打过电话了,少爷他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反正您也要再等会儿,不如……先试试婚纱?”绝此时已经汗如雨下,说话都有点儿磕巴。

他也知道再怎么强求卡卡西肯定都没用,这位要是轴起来可就只有他家少爷能治得了了,但总不能真就坐这儿干等着家里那位爷来吧?

本来他是有这想法的,但跟带土通过电话后他觉得这么做是拿生命在冒险。

他跟带土说卡卡西死活不肯试婚纱的时候,虽然听不出来对方是什么情绪,可只说了“废物”两个字就把电话挂了,用脚趾头猜都能猜到这位爷心情不好吧?他要是再不积极点,那带土回来怎么整他就不好说了。

 

“我劝您还是赶紧换上了吧,要不等少爷来了亲自给您换那可就不好受了。”绝尽量无视卡卡西的挣扎,接着说,“我确实不清楚您跟少爷本来关系挺好的怎么突然就成了这样,可有一点我是清楚的,少爷现在心情不好,来了要是看见您已经换上了,那他肯定高兴,可要是见您还不肯配合,那跟着您遭罪的人一定不少……”

“你他妈的去问问宇智波带土那个畜牲,问问他都做了什么缺德事儿!他想娶我了就把真相告诉我,那不想娶我了是不是就瞒我一辈子?!”卡卡西气急败坏的打断倔的话,声嘶力竭的吼道。

绝这次是真不敢说话了,就像他说的,他不了解他们俩的什么狗血故事,也没办法替带土说什么好话。

 

在双方的僵持之下,谁都不知道下一句话说什么。

一方人是屏住了呼吸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下,屋子里静悄悄的只能听见卡卡西一人气急败坏、难以抑制的喘息声。

 

但绝站得离门口儿比较近,所以还注意到了从门外传来的某种声音,节奏急促,铿锵有力。

声音离他们越来越近,已经到了他能分辨出这是谁的脚步声的地步,而且还在不断靠近。

顿时,他感觉心脏紧张的都快要揪在一起,冷汗也在不知不觉中冒出。

但其余人却毫无反应,似乎是没有听见。

绝想着,自己应该赶紧做点儿什么表现表现自己,正打算进行下一步的劝说,就听门外传来了那足以让他汗毛倒竖的声音——

 

“——呦!”

“怎么这么大动静?”

“是谁惹了我们家宝贝儿不开心了?”

“嗯——?!”

 

最后一声“嗯”拖得极长,屋里的人闻言都知道是谁来了,除了卡卡西外,都颤了颤。

 

带土斜倚在门框上,歪着脑袋看着屋里一片狼藉,勾起一边的嘴角,似笑非笑。

 

02.

宇智波带土这个人呐,笑起来像个阳光极了的大男孩儿,一脸的朝气蓬勃都能掐出水来,新来的手下见了怎么也不相信这么一标准的邻家大哥会是做那种生意的。

他之前跟卡卡西在一块儿的时候没事儿就老爱笑,那个时候他还是“阿飞”。卡卡西问他笑什么呢,他说“看见你就想笑。”,气的卡卡西伸手就去捏他的脸,他也不知道卡卡西为什么捏他,可眼睛一瞥就看见卡卡西白皙的手脖子在咫尺的地方,脸上挂着的傻乐就停不下来了。

卡卡西部队里混出来的手劲儿可不小,手一松带土脸上那几道红印子看得他心里一揪一揪的,后悔自己下手没个轻重,不过这点疼在带土眼里算什么呀,关键是卡卡西捏上瘾了,看见他笑就想把手伸过去,弄得他脸上经常带着几点红印子,不过后来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脸也不红了,卡卡西总指着被自己蹂躏过的脸蛋说:“你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

不过也就是那个手下运气好,第一次见boss就赶上卡卡西在的时候,才没留下什么对boss的心理阴影。

倒不是带土长得差吓着别人了,不仅不差,那英气逼人的五官加上干净利落的黑色短发,简直就是男人味儿十足,可配合他那一身的戾气,尤其是脸一绷眼一眯的时候,五米之内除了家里那几个和组织里那几个外没人敢主动靠过来。

也就在卡卡西面前他能收敛点儿,一是因为跟卡卡西在一块儿的时候心里美得慌,想板着脸都板不起来;二是为了防止卡卡西察觉出点什么,比如说他看着干净实则脏的一塌糊涂的背景。

所以当屋内的人都默契的低头回避boss的视线的时候,卡卡西正为他看到的不一样的带土愣神。

他五年前刚接触到“阿飞”的时候,就觉得他软软的还有点傻,像带土一样好欺负,接触多了之后更是这么觉得,呆在一块儿的时候经常一扭头就能看见他正看着自己,晶亮的眸子里还莫名有种失而复得的欣喜,偶尔撞见他脸上挂着帅气阳刚的笑容,和带土分外相似的神情,就会让他猛地停住呼吸,他虽然不想用什么“记忆仿佛与眼前的场景重合,回忆像是电影片段般不停倒带”这样小说里的通俗描述来形容当下的自己,却也不得不承认这场面触动了他,让他心里小鹿乱撞跳个不停大气儿不敢出一声,即便他很明白眼前这个人不是带土。

他当然从没想到带土会变成另一个人,因为在他眼里带土已经死了,就算是知道“阿飞”就是带土后,这个带土留给他的印象也还是“没什么变化嘛”“和以前一样”。

他也当然不会想到,自己心中的“没变”,是一个亡命之徒失而复得的小心翼翼。

 

03.

带土几乎从来了之后就一直把目光锁在卡卡西身上,自然看见了他抬头之后眼底的愤怒在瞬间被惊讶和难以置信替代。

他从一个月前被拒绝之后没怎么笑过,所以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能让卡卡西这么看着他。

想了想,他才意识到是自己表情不对,立马换了张脸,用他现在能装出来的最轻松的语气说:“你这么盯着我干嘛,又不会吃了你。”

不过凭他那从十三岁就开始被斑祖宗侵蚀的三观,现在能表现出来的轻松听在别人耳里就成了轻佻的玩世不恭。

 

“你……”卡卡西不是没见过这样的带土,五年来,他对带土的态度从漠不关心、保持距离,到能在同一张床上睡一晚上,实在经历了不少。

 

自从儿时的玩伴为了救自己而“死”之后,卡卡西就几乎不和身边的人往来了,他总沉浸在一个人的世界里,谁也不搭理。

导师水门……也就是他的上级,用了各种方法想让他重新振作起来,可他就像个稻草人般毫无生机,对外界的一切都漠不关心。

最后,卡卡西被特种大队直招,水门虽然舍不得,可卡卡西执意要去,他也没办法,只好让他去了。

在特种部队的日子并不好过,但他总算找到自己活着的价值了,一次次漂亮的完成任务不仅让他拿了不少奖章,也使得他在军中地位迅速提升。

等他从特种部队退出,回到水门手下的时候,军衔已经升到上尉了。

 

从五岁面对生父的死亡、被水门收养开始部队生活,到十三岁看着挚友被压在巨石下,再到之后那些日子身为队长的他时常要面对的生死抉择,他以为自己早已练就了坚如磐石的心,可没想到偶然碰上的男人竟能让他找到“温暖”的感觉。

他记得那个男人歪着头,对他露出一个单纯又格外好看的笑。

“像……真像。就像他一样。”卡卡西那时呆呆的想着。

 

后来似乎总是能意外的遇见他,然后慢慢的熟识了,他觉得这家伙就像个太阳,总能把阳光照入他心里面,给他扫除黑暗。

卡卡西也开始改变,不再冷冰冰的,对那些一直没放弃他的朋友们,也渐渐会主动跟他们聊聊天儿什么的。

“阿飞”一直都在试图对他隐瞒些什么,他是知道的,“阿飞”的本质并不像他所看到的那样朝气蓬勃,这他也早就察觉了。为什么从来不肯说破呢?为什么感到他危险的一面还是不肯放弃呢?

或许是那独自一人的七年让他狠不下心来离开吧。

 

“没关系的,就算他真的是个做那种生意的,就算他一开始接近我就是有目的的,只要我小心些,不让他的阴谋得逞就好了。”他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他跟“阿飞”的关系越来越好。

“阿飞”总能在他失落的时候抽出时间陪着他,搂着他,听他的倾诉。

有好几次,他在他怀里,颤抖着声音说觉得自己罪恶——

 

“呐,我,害死了带土……他、他是为了救我、他应该好好活着的,我……该死的是我。”他蜷缩在角落里,崩溃的抱着头,大睁着眼睛,低头看着地板。

“阿飞”的胳膊从他的后背环过去,缓慢而轻柔的安抚着。

“嘛,他救你完全是出于本能,不是你害死了他,是他自愿的,怪不得你。”

“可……”

“乖,别哭。”他伸手拭去卡卡西脸上的泪。

“我……”他思索着用词,“我……我会代替他,代替他看着你的……”

   

2017-08-02带卡
评论-6 热度-107

评论(6)

热度(107)

©开心果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