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以结婚为目的的告白(04.05.06)

军火商土×军官卡

前文: (01.02.03)

我的作品目录

_____________________


04.


“你他妈还有脸见我呐!!”卡卡西看见带土来了,只愣了一下就一嗓子吼了过去,比之前的声音都大。


屋里站着的几个下人都猛地一哆嗦,不仅仅是被卡卡西吓得,也是在担忧少爷。

不是担忧少爷会不会心灵受伤、旗木先生会不会被少爷一通乱揍,而是担忧少爷会不会一怒之下牵连他们受罚。

现在,他们只希望少爷一声令下让他们都滚出去。

 

带土倒是没什么感觉,还是靠着门框一副痞子样,只不过皱了皱眉毛,有点儿心疼卡卡西那嗓子,真是沙哑的不成样子了。

听下人们说他早上一醒就开始瞎叫唤,后来可能是觉得没什么效果又有点儿累了才停下,早饭送来了也没吃,后来让他试婚纱就又开始各种抗拒各种喊。

 

昨天晚上他下了命令让手下几个弟兄把卡卡西弄过来,就让斑一通电话叫回了宇智波大宅,原因是有批货在国外被扣了,也不知道斑是故意为难他还是怎样,非要挑这么重要的时候让他处理这种事儿,还一点儿忙不帮,害得他忙了一个通宵也没弄完,所以今儿早上绝给他打电话说卡卡西要见他的时候他没能及时赶回来。

不过俩小时之后他又接了绝一个电话,听说卡卡西还在闹就二话不说的扔下斑,一脚油门儿飞也似的冲回来。

 

没上楼的时候还好,一上楼就听见从他卧室里传出来的卡卡西的叫骂声,当时心里猛地一揪,没多做思考,三步合作两步噌噌噌的就走到门口儿了。

要说他还是头一次看见卡卡西这么暴躁的样子,以前跟他呆在一起的时候,他生气了也就是大声吵两句,或者绷着脸跟他讲道理,从来没有他乱糟糟的暴跳如雷的时候。

这一切说穿了还是因为他宇智波带土。

 

“行了,都别搁这儿杵着了,看够了就都下去吧。”带土看着那几个人心里就来气,心想斑怎么竟给他送些废物过来伺候。

 

佣人们得了赦令就低着头快步走了出去,甚至还有点儿莫名其妙的感激,还好他们不知道少爷心里想的是什么,如果知道,估计要吐槽“只怕连你自己都搞不定你家那位。”

“绝,你在门口等着。”带土见自己的“得力助手”也有一走了之的可能,便补充道。

绝刚走到门口正打算撒丫子奔出去呢,一听这话都想给他跪下了,心想:我的好少爷呦,您快别折腾我了。

可多年来在斑那里训练出的职业素养还是让他老老实实的站好了,恭恭敬敬的点头道:“好的,少爷。”

 

05.


绝出去的时候带土看了他一眼,等他离开之后一伸胳膊就把门关上了,也没注意控制力道,就听见门拍在门框上“砰”的一声巨响。

由于这种事情经历过很多次,所以绝总算找回了自己“boss身边最最得力的助手”的面子,一脸坦然的听着身后恍若泰山崩顶的噪音,在门口儿站的笔直。

卡卡西虽然之前吵着要见带土,看见人之后却像打了镇静剂一样安静了下来,他不懂这是为什么,也没有去想这是为什么。如果非要形容一下他见到带土时的心情的话,那应该离不开两个词,“愤怒”还有……“安全感”?

 

也不知道是不是带土怕刺激到卡卡西,没有走过去的意思,只是看着他。

“你躲了我三个月了,我也给了你三个月的时间接受我就是‘宇智波带土’的事实,你说,我怎么没脸见你。再说了,谁一大清早就吵着闹着非要见我。”带土面色平静的说道,可说话的语气却有股子冲劲儿。

 

其实他心里也是各种不平衡,这段日子他强忍着不去打扰卡卡西的生活,即使怕他会跑到自己找不到的地方也还是留给他绝对私人的空间,因为不论他接不接受,“阿飞”都是“宇智波带土”,但他可以给他时间,让他好好想想,自己接受这个事实,而不是被强迫着,可卡卡西却一副毫不领情的样子,这让他觉得自己的付出什么都不是。

“三个月算什么?你躲了我五年!”然而卡卡西觉得带土这种做法就是‘我虽然把你打伤了但我也给你掏医药费了所以就算是疼你也给我忍着别出声’,脾气一上来,忍不住拿“五年”来说事儿。

至于带土的后半句话嘛……一听见“吵着闹着非要见”几个字儿,绝的想法都是‘少爷您可真是又会瞎掰扯又爱幻想’,卡卡西自然更是觉得别扭,眼神一晃装作没听清的样子不做答复。

 

带土见他这种反应,莫名一阵暗爽:明明就是不好意思承认想见我,这就好比女人(划掉)老婆的“不要”通常都是“要”的意思。心情好了说话的语气也跟着软了:“谁躲你了,我不是天天都在你身边嘛。”

 

“呵,那个人是‘阿飞’,不是‘宇智波带土’。”卡卡西讥讽道。

 

“你至于么你!”带土的脾气也算是爆的了,虽然在把卡卡西绑了之前就预感他一定不会轻易妥切,自己还有一场硬仗要打,要时时刻刻牢记琳指导给他的二十字追妻方针‘千万别发火,千万好好说;毛要顺着捋,姿态放平和’,但经历了胆战心惊的三个月后终于到了“战场”上,他此时的感觉就好比:“儿子贪玩爬到了树上,父亲非常担心;儿子终于安全的从树上下来了,父亲有可能会好好安抚,也有可能拎起来就是一通胖揍:‘说了多少回了不准爬那么高,不听是吧?不听是吧?!!’”中的后者,要不是情况所迫,他根本耐不住性子去跟卡卡西玩个什么五年的细水长流,更何况现在已经没什么能阻碍他对卡卡西的感情了,他也没必要再花多余的时间去忍耐什么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站直了身体,右腿向一侧跨了一步,正好面对着卡卡西。

“我不告诉你自然有我的原因,你都不能体谅体谅我?”

卡卡西冷笑了一声:“好,你有你的原因,那你为什么还要告诉我真相?你怎么不干脆骗我一辈子?”

“我……你、不是你说的非宇智波带土不嫁?我喜欢你,想娶你,不行吗?!”带土稍微组织了下语言就一口气吼了出来:妈的,卡卡西怎么这么磨叽,没意义的问题一个接一个。

绝虽然人站在门外,但耳朵绝对是长在屋子里的,听到这儿忍不住吐槽:嘛……总觉得旗木先生是故意刺激少爷让少爷说出这句话的。唉……是我想太多了么?


06.


带土这一嗓子吼出来,两人间的氛围可就有点儿微妙。

卡卡西虽然有着看小黄书的经验,但在实战方面还是差点儿火候,再说了,也没谁敢在他面前说这么没下限的话,然而今天就出现了带土这么一号不怕死的,饶是卡卡西也懵了,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又不能装作没听见。

这算是本次谈话中带土第二次把卡卡西整得没话说了。

 

他不知道怎么哄卡卡西,不知道说什么、怎么做才能对上卡卡西的胃口。在喜欢的人面前,总有人会失去判断力,带土就是很好的一个例子。即便他能在那个黑色帝国里步步为营,算计对手、算计朋友,甚至防备斑的一次次试探、防备手下的不轨之心,可一旦面对卡卡西,他就成了那个情商和智商都被狗吃了的阿飞,会莫名其妙的兴高采烈,也会莫名其妙的大发雷霆;能装出知书达理温润如玉(不好意思写到这儿我忍不住笑了),也能像个调戏小姑娘的流氓一样厚颜无耻痞气外泄。

就这种臭脾气,却能把卡卡西吃得死死的。

卡卡西有耐心应付他的撒娇打滚无理取闹,有能力安抚他的生气失落暴力相向,最有趣的一点是,每当卡卡西的正气和带土的匪气相遇,就总会有一番激烈的碰撞然后产生一种意想不到的效果。

也许这就叫般配。

 

“你别不说话,我就问你嫁不嫁!?”带土总是受不了卡卡西的沉默,也做不到面对卡卡西的时候保持沉默。他直来直去惯了,没觉得刚才的话哪点不对劲,在他看来,两人间的问题其实就这么简单,只要你愿意嫁我愿意娶,那以前的事都可以先放下。

本来卡卡西是不想回答这种匪夷所思的问题的,更何况,骗了他五年的人心安理得的和他讨论这种问题,如果他回答了,就好像在表示这件事情可以过去了;可再一想,不回答不就是默认了?最后只好红着脸小声嘟囔了句:“不嫁!”

 

这个答复算是带土意料之中的了,所以听了之后也还算是平静,没什么太大反应,只不过是走到了卡卡西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他伸出一只手掐着卡卡西的下巴就让他抬起了头,压着嗓子慢悠悠的说:“你给老子看清现况,这儿可没你说不的份儿。”

卡卡西抬着头注视着带土,张了张嘴想说话,可带土故意用最粗暴的手段控制着他的下颌让他一张嘴就把话咽了回去。

“听着,别不给我面子,到时候不光是宇智波的族人会来,咱们以前的朋友我也都发了喜帖的,还有你部队那些下属、同事、上级。让我好看,你才能好看。

以前的事儿我是有做错的,但请给我个机会解释,而且你也别钻牛角尖儿。

你要想好好过日子,那我以后肯定可着劲儿的宠你,你想干嘛我都答应你;你要非得跟我闹,让我过不安生,那就是咱俩都不安生。”

 

带土的视线火辣却又冷静,似乎他等的就是卡卡西拒绝他,这样他能说服自己拿出教训手下时的那种魄力,把这当成一件公事来办,表现出他不忍心用在卡卡西身上的强硬态度。


“早饭没吃对吧。”停了一小会儿,带土继续说道,“一顿不吃也出不了什么事。午饭还会有人给你送来,但我有点儿事儿就不过来了,你自己,爱吃不吃。”


他把手松开了,两只胳膊抱在胸前,“现在,我给你时间说话。”

 

可能是刚才带土用的力道大了,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从卡卡西努力扬起的脸上能看到眼眶上的水渍。

他突然意识到,带土一直以来都在对他隐忍什么,他面前这个有些冰冷的人才是真正的宇智波带土,或者说——蜕变后的宇智波带土。

他感觉有些害怕,有些慌乱,心里没底,因为他不能用对付阿飞的方法对付他面前这个男人。

是啊是啊,他总是记不住,不管这男人对他再怎么好,再怎么纵容,都是那个军火商巨头,那个他摸不清底的男人。


“把绳子解开。”最后,他收起了一瞬间流露出的恐惧,冷静的开口。


“行,我也不想绑着你让你难受,但你要知道就算解开了你也跑不了,所以,别想那些有的没的。”

 

“你绑着我我怎么吃。”



2017-08-03带卡
评论-4 热度-93

评论(4)

热度(93)

©开心果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