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以结婚为目的的告白(07.08.09)

军火商土×军官卡

前文:(01.02.03)     (04.05.06)

我的作品目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07.


“呃……”带土微皱着眉头,眼神复杂的低头看着卡卡西。垂在身侧的双手握成拳头,因他不知所措的内心而忽紧忽松。


两人的目光交接了一会儿,卡卡西就把头低下了,软软的发丝向下垂着,失去了平日里的嚣张。


“那个……你没吃早饭是因为被……被绑着?”带土试探性的开口,微微向一旁俯下上半身,想从侧面看看卡卡西现在的表情,可卡卡西什么表情都没有,也不说话。


“我……呃……我也不想绑你的,可是我怕你会跑掉,所以才……” 带土一改之前霸道总攻的风范,一副小女人的姿态开始跟卡卡西解释,卡卡西依然动也不动,稍微弯着后背,紧实的肌肉掩盖在苍白的衬衫下,领口一颗口子没有扣上,昨夜的和衣而眠再加上今早的挣扎,敞开的衣领略显凌乱,大半截锁骨若隐若现。


带土小心的咽了咽口水,立马别过眼睛不敢再看,可又忍不住瞥一眼,瞥一眼,再瞥一眼。


他抬起小臂想用自己强有力的臂膀把卡卡西搂在怀里好好心疼心疼,可看着那好似单薄的肩膀又不忍心下手。


“这事儿是我做的不好,我、我考虑不到位。我太冲动了。”定了定神,他继续解释着,“你……你闹了一早上不会是因为没吃饭吧?”


卡卡西抬起脑袋,半眯着眼睛。带土左看看右看看仔细观察了一番,他觉得卡卡西好像瘦了一圈,虚弱的眼神在向他无声的控诉着,甚至连维持抬头这个姿势都万分艰难。


这当然只是带土的错觉了。

 

卡卡西是个工作狂,可能是由于对带土的负罪感,或者是怀念。他对工作上的是从不曾懈怠,从不曾马虎,工作到凌晨是常有的事,不吃晚饭工作到凌晨也是时常发生。就为这事儿,“阿飞”教育过他好多回,还隔三差五就要去找他一趟,以“我担心你胃疼想给你做饭”之由,行“天太晚了咱们一起睡吧”之实,不过念在他饭做的确实合他胃口,又一脸老实相,卡卡西倒也从没多想过。


而昨天晚上,卡卡西依然坚持着自己工作第一身体第二的原则,在办公桌前坐到很晚,直到带土的人去把他迷晕了绑回来。

 

“绑回来”是带土下达的命令,他没办法亲自看好卡卡西,也不相信卡卡西醒了之后是他那帮子手下能拦得住的,只能出此下策。


从昨晚到现在,虽然两顿饭没吃,但饿的感觉并不是不能忍,关键是胃一阵一阵的抽痛,像是绞在一起的感觉真不怎么妙。


带土不怎么会饿着自己,胃疼到底什么感受也不太清楚,可他见过卡卡西胃疼的时候。

 

那时卡卡西坐在办公桌前,面前是一份摊开的文件,他一会儿用胳膊支着头,一会儿又放下,没过多久又抬起来,他劲瘦的上身时而紧张的弯下,时而虚弱的撑起。


他似乎经常处理这种问题,所以没过多长时间就调整好了状态,然而一段时间过后,他猛地向后靠在了椅背儿上,轻呼出一口气,翻着眼睛无奈的盯了会儿天花板,然后一蓄力又坐了起来,继续处理文件。


而他坐在卡卡西后面的椅子上玩着手机,虽然注意到了卡卡西的怪异举止,可他以为卡卡西只是处理文件有点儿累了,或者是烦了,就没怎么在意。后来他坐不住了,踱步到卡卡西面前,才看见那疼得恨不能挤在一起的眉毛眼睛……

 

“我这就给你松开。”解释了半天,带土才意识到给卡卡西解开绳子,立马手忙脚乱的弯腰给卡卡西松绑。


那绳子也不知道是在哪儿找的,也就比灯管细一点,还特别紧,露在衣服外面的一道道凹痕红得刺眼。

就这么绑着,别说跑了,动都动不了,扭扭身子估计都不行。

 

带土头上不停冒着冷汗,心虚的不得了。


这下好了,胃疼,动不了,这他妈的是要急死处女座!

 

“这事儿怨我,手下人办事不利。”带土一边说着,一边扔了绳子就把卡卡西抱起来了,那动作轻柔的好像卡卡西肚子里怀着他的孩子,“不过婚还是要结的,你先躺会儿,我叫人给你端饭去。”


卡卡西也不挣扎,闹了一早上这会儿停下来了,那种揪心的绞痛感强烈的像是要冲出体内,他能忍着尽量不让自己一脸菜色就不错了。再说了,现在绳子一松,那种好似猫儿挠心般的折磨感一下子就没了,酸软的肌肉不再被困在那个小角落里,爽得有点儿不太真实,他也不是非要在这个时候跟自己过不去。


酸痛的身子软趴趴的躺到了床上,带土扯过一边的薄被搭在他身上。


卡卡西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在带土看来简直是乖巧的过分。

 

他站了一会儿,忍不住还是把被子掀开了,卡卡西一惊,猛地张开了眼睛。


“别紧张,我就是想看看你身上有没有被勒伤。”带土小声说道,语气正经的都不像他了。


卡卡西毫不怀疑,不去管他做些什么,再次闭上了眼睛,虚弱的把头歪向一边。

 

带土小心地解开了他衬衫上的扣子,被汗水浸得半湿的衬衫随意的耷拉在他线条分明的腹肌上,轻轻拨了几下就把由胸膛到小腹的肌肤都露了出来,紧致有型的肌理像是被雕刻出的。


指尖无意的触碰让卡卡西猛地一哆嗦,却仍是闭着眼睛什么也不说。


比腹部那几道红痕更吸引带土视线的,是最上方那两个红色的凸起,他盯着看了好久,想伸手去捏住,却还是忍住了。


绷着脸给卡卡西系好扣子,就又把被子给他盖上了。

 

“吃完饭你可以去洗个澡,换身衣服,这里你又不陌生,只要你不出去,想干什么我都不拦着你。”带土柔声说到,说出的话带着一丝轻微的颤抖。他看着卡卡西的脸,犹豫了一下,还是凑过去在他眼角边亲了亲。


卡卡西任由他亲过后,就听见带土离开的声音,他想睡觉,但却清醒的睡不着。

 

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带土微微张开了嘴,控制着自己缓缓吐出一口不正常的喘息。


调整好呼吸,他才犹豫着说道:“那个……我不知道他们跟你说了没有。”

“我昨儿晚上被斑叫去了,因为工作上的事。”

“刚刚才回来……”

 

08.


带土出了门,一边反手轻轻把门关上,一边盯着地板失神的调整着呼吸。


绝依然坚守着自己的岗位,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立定站好,不该看的不乱看,不该听的听到了也当没听见,就等着少爷调节好自己的状态之后,再给他下达新的指令。

 

要说他好不好奇后来屋子里发生了什么事,那多少是有点儿的。最开始的时候,他们两个简直就像在演对手戏似的,你一言我一语吵得隔着门板都能听见,可等带土吼完那一嗓子之后,两人就像突然消了音似的,能听见声音却怎么也听不清,他扒着门缝屏气凝神的听都听不清楚。


而他唯一的猜测方向就是卡卡西被告白之后老脸一红的就从了他们家少爷了,然后少爷心花怒放脾气全无的就把卡卡西给办了。

 

可不该没什么动静啊……

毕竟自家少爷那龙精虎猛的……还为了旗木先生守身如玉了那么长时间……

 

现在,听见了带土这忒不正常的呼吸声,他终于能下结论了:少爷虽被撩拨的意乱情迷,可为了爱妻的种种种种,还是强忍下心里的野兽,酿跄着夺门而出。

 

“你怎么还在这儿站着呢。”带土问道,把正在开小差的绝吓得回到了现实。


绝有点儿小郁闷:不是你让我在这儿等着的么,刚下的命令你可就忘了。他刚要张嘴如实禀报,带土跟他示意可以走了。

 

带土这会儿也是很郁闷,这一上午经历的都什么事儿啊,先是卡卡西撒泼,再是他接到消息赶回来教育卡卡西,开导卡卡西,卡卡西跟他发脾气,他跟卡卡西发脾气,卡卡西不理他,知道卡卡西又胃疼了,绳子绑得太紧了,抱卡卡西去床上睡觉,正正经经的给卡卡西检查身体,最后自己莫名其妙的有反映了。


他已经摆脱了刚刚“身为一个妻奴却没照顾好媳妇儿”的负罪感,所以思想已经回归到了“我虽然有错在先但我诚心悔过,卡卡西非不饶我分明就是得寸进尺”。

 

他一句话一句话的回味刚才卡卡西说的内容,又把自己整个心理变化经历了一遍,一遍又一遍,越想越来气,脸色越来越不对劲,走得越来越快。


绝表示自己已经能看到boss身上突然蹿起的怒火了,天哪这是怎么回事。


他小心翼翼的跟在带土后面,眼看着两人已经快走到楼下了,带土却一个猛地停住了,他扭过身子,一脸不爽的仰视着绝,眉毛恨不能立起来。

 

“琳他们到了吗?”

“已经到了,现在正在餐厅用餐。”

“午餐做好了?”带土一边的眉毛挑了起来。

“是的。”


带土不说话了,却还是看着绝,眼睛缓缓的眯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


“你就不知道先给卡卡西端一份儿上来?!去去去赶紧的别磨叽!!”带土又气又觉得不可思议,话说到最后忍不住上手去拽绝,下了楼梯就把他往前一推。“一帮蠢蛋,连卡卡西胃不舒服了都没看出来,不是有教过你们的吗!?” 


09.


绝呆在原地,看着带土怒气冲冲基本上算是横着冲出去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视野里。


相对于和卡卡西这种“稍微伺候不好一点儿就有可能被少爷上家法”的人物正面交锋,果然端个饭什么的才是人能干的事儿啊!


他兴奋的掏出手机,拨通了那个他无比熟悉的号码:“喂,夫人胃不舒服,今儿中午要单做,少爷吩咐的……什么你竟然问我夫人是谁?就旗木先生呗还能有谁?卧槽你竟然问我做什么?这我哪儿知道啊就做之前那次做的吧……你连自己做的什么都不知道?!奥对上回夫人胃疼是少爷亲自做的……靠!”


绝捧着手机一脸懵逼。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卡卡西以前在宇智波家吃个饭简直就是常事儿,有的时候是带土邀请他来吃饭然后亲自下厨,有的时候是带土“刚好”在卡卡西下班的时间点“路过”卡卡西的单位,然后就是一番这样的对话——


“这么巧啊难得遇上了不如去我家吃个饭?”

“谢谢,但是我晚上还有事……”

“不不不你先别说话让我先打个电话吩咐一下今天晚上吃什么……哦对你想吃什么?”

“呃……我想吃#%¥#&*”

“嗯,好的。对了,你刚才要说什么来着?晚上有事是吗?那要不我先送你回家吧,没事的我们家的厨子们才不会因为做的菜没人吃就伤心的睡不着觉的,你完全不用放在心上。”

“……”

 

而还有些时候是带土大晚上的跑到卡卡西家,然后一脸诚恳地说:“我在公司忙到很晚连饭都没吃,担心回家会打扰到别人休息,估摸着你一定又打算工作到深夜,兴许还没睡,所以就来找你了。”


接着卡卡西自然是同意,然后绝或是被带土赶走或是被卡卡西留下来过夜。


不过带土当然是希望他走啦,然后站在门口以一副关爱下属的好boss形象拍着绝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明天早上放你个假,就不用来接我上班了,我搭卡卡西的车就好了。”


而说了这么多终于要总结重点了。


卡卡西在带土那儿吃饭的时候,往往因为吃饭规律而没什么大问题,可带土来卡卡西家的时候,十回能有六回赶上卡卡西胃不舒服。


所以,对于卡卡西胃不舒服这事儿,谁都没带土掌握得清楚。


“少爷好像没有意识到他才是最能伺候好卡卡西的人吧?”绝小声嘀咕着。


“算了算了,那你还是先问问少爷吧……我问?我问过了不是还要再给你打电话?还不如你直接去问呢。”绝没好意思告诉他,其实自己是因为怕再被带土骂而不敢问的。

 


2017-08-04带卡
评论-6 热度-85

评论(6)

热度(85)

©开心果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