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___守护___(01)

现代paro。

军火商土×军官卡,强强

____________________

01.

 

“少爷,您现在就要去吗?是不是有点儿急了?”绝跟在带土身后,为了和对方保持一个适当的距离而被迫加快走着。他仔细的看着带土的侧脸,认真观察着他的表情,希望能从他那张绷紧了的脸上察觉到哪怕一个细微的松动。

 

“怎么,不行?”带土头也不回的抛出四个字。

 

“这……当然行了。”

“您是主子,您说什么就是什么……”绝勉强的笑了笑,不知该以怎样的措辞来提醒下面前这位刚上任的顶头上司。

 

“有什么话就说吧。”

带土虽然现在心里想的都是另外一件事儿,另外一个人,可起码的老板修养还是有的,不会把下属一个人晾在一边儿,任由他神神叨叨的自言自语。

绝那样子摆明了就是顾忌着什么,有话难说。

 

带土不想让他再纠结下去,同时也是为了以后方便,嘴一张就把话说开了:

“一来,以后你就是给我办事儿的了,有什么话要是藏着掖着的挺耽误事儿的。”

“二来,我的脾气你也清楚,不喜欢说话吱吱唔唔拐弯儿抹角的。”

 

绝听了他的话便干笑两声,一边在心里暗骂自己怎么连少爷是什么性子都忘了,一边说道:“老爷可是交代过的,不让您……”

 

“这个用不着你说。”带土一听他这开场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了,立马不耐烦的打断。

 

“获得自由的大前提……我还能忘了不成?”他挑着眉反问。

 

斑那家伙还真是会折腾人。

六年的时间里,带土除去用来养病的一年外,剩下的五年几乎都被斑强迫着接受那些与他原本的世界完全相反的生活方式。他拼着毅力一步步走到今天,走到斑放权给他的这一天,却也只被允许掌控宇智波暗势力的一半儿,要想完全掌权,还有一个大的条件。

 

带土在心里冷笑着。

 

“少爷,您也别怨恨老爷,毕竟他在那种高位上,要顾虑的大局远超我们的想象。”绝为斑说着好话,不放过任何能缩短这大小二位祖宗的间隙的时机。

毕竟,主子间要是安生了,这当下人的能省去不少麻烦。

 

“这个也不用你来提醒。斑那家伙有时候是挺招人讨厌的,但他救我的事儿我永远都记得,我宇智波带土——绝不是恩将仇报的人。”这话就算是带土表明心意来让斑安心了,他知道,绝虽然顶着他的助理的名号,可实际上还是斑的人,那也就身兼“监视”的任务,刚刚这些话,他八成会告诉斑。

虽说斑不见得会因此彻底对他放下心来,可这样表个态却能让带土心里轻松不少。

 

 

不过几句话的功夫,两人就走到了带土来时停车的地方。

 

绝也不再多问,打开车门上了驾驶座,等带土也上车后,便朝着目的地开去。

 

经过刚才那一番对话,绝对带土才算是有些放心了。毕竟虽说之前的六年他们接触也不少,但那时的他是贴着“宇智波斑”的标签儿的,带土潜力再怎么大,地位再怎么高,都跟绝没有太大关系。

而既然现在斑把他指派给带土做助理了,带土就是他的直接领导者,要是这直接领导者在某些微妙的地方脑子转不过来弯儿的话,那以后可就不好办了。

但从带土的话里能听出来他还是挺明白的。

 

 

 

汽车在公路上飞速的行驶着,明明已经开到不能再快的地步了,带土却还是觉得慢。

虽然坐在车里,可他的心已经飞到某个朝思暮想的人身上了,这样的等待对他来说,每一秒都是煎熬。

而夹杂其中的还有难以抑制的激动,哪怕“相见”并不能代表“相知”“相爱”,可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真人,而不是那些斑每过半年才会给他的、已经被他翻来覆去看过无数遍的影像资料,他就按耐不住胸腔里那颗砰砰乱跳的心。

 

眼看着距离目的地越来越近,带土脸上那在六年内都宛若冰雕般僵硬的肌肉也终于有了融化的趋势。

 

绝感受到身旁的带土身上的气势越来越不对劲,那逼人的戾气正在慢慢消散,给他的感觉就好像这不是他认识了六年的宇智波带土。

他不可思议的扭头瞥了他一眼,便完美地捕捉到了他眼里闪烁着的期待。

 

绝叹了口气,很自然的想起了曾经在暗处观察到的一幕幕。

有关那人的一切,都能轻易的牵动身旁这人的神经——这他是早就知道的。

他明白……他都明白。

 

可身为一个必定永生在黑色世界中生活的人,身为一个在军火界必定大展拳脚的人,也是身为一个即将挑起宇智波一族一半儿的责任的人……带土这么死心塌地的爱上一个人,真的好吗?

那个被他爱上的人,又会是幸运的吗?

绝以他三十多年的阅历根本无法探知这一切,唯有对难以窥视的未来报以重重一声叹息。

 

“哎操,你嘛呢?”带土听见绝在身旁长呼短叹,立马从幻想的世界中退出,美好的心情也受到连带作用,他忍不住出口教训。

“大号的日子你就不能高兴点儿?”

“怎么着,刚从斑那儿离开你就想他了?!”

 

绝听出了他最后一句是在开玩笑,也就没太在意,只对带土的前两句做了回复:“不是……我就是在想,现在去可能有点儿早了。”

 

“早?”

 

“是,从我们查到的情况来看,旗木先生大概十点多才会到,可现在才不到九点。”绝回道。

这几天他们可是照着带土的意思把能查的都查了,该蹲的点儿也都蹲了,就是为了今天的相逢能够万无一失。

 

“没事。”带土毫不在意的说。

“反正在哪儿都是等,不如去个有着落的地方。”

 

“是。”

 

“对了,还有件事儿。”

“以后就别叫我少爷了,我现在是个白手起家的孤儿。还有,记得给手下别的人交代清楚。”

 

“是。”

 

“公司那边儿的事儿都处理好了吧?还有我的身份资料也都改了吧?”

 

“是。”

 

“那就好。”他仰着头靠倒在座椅上,轻呼出一口气。

“现在不把一切做得尽善尽美,麻烦的只会是以后。”

 

 

他们的终点是一个书店,店面不是很大,就是很普通的街头书店。店面不是很大,也就二十多个平,不过收拾得倒是干净。

店门口两边分别摆着个书架,上面放着最新一期的各种杂志,还有一些畅销书和刚上市的新书。

 

虽说这个点儿路上的人不是很多,可奈何书店门口的路窄,绝费了点儿劲儿才找着了一个能停车的地方。

 

“少……boss,您买的那些书该怎么办?”绝见带土推开车门儿要出去,立马喊住了他。

 

“爱怎么办怎么办,反正千万别被他发现就行,还有,尽早处理。”带土说完,啪的一声甩上车门。

 

 

要说手下人的消息还真是准。带土在书店内像个傻逼似的转悠了一个多钟头之后是这样想的。

抬手看了看表,他发现这个时间已经很接近了。连忙放下手中刚刚还在装模作样的翻看着的书,走向书店门口摆着的书架。

他朝上面瞥了一眼,发现最重要的一本儿还在才放下心来。不过就算不在了也不要紧,反正他那里还有很多,只是不知道车上放了没。

 

他继续装模作样的翻看起各类期刊,那认真的样子就好像他真的只是来看书的一样。

虽然那时不时就要往两旁的路上瞄过去的眼神已经暴露了他此时焦急的心情,但这些小细节并没有人能观察到。

 

等到又过了二十分钟后,带土才惊觉自己是真的出来早了。

一开始的兴奋被等待的煎熬消磨殆尽,他开始担心,卡卡西今天会不会不来了?

他现在紧张的不行,额头上甚至有细密的冷汗渗出。他捧着杂志的手在不知不觉中收得紧紧的,都快把纸张揪坏了;他那好似要掀开下一页的手也只是停在那里,迟迟不见动作,分明是心神已不在这上面。

他想活动一下筋骨放松放松自己,却发现一自己目前的情况连这一点也难以做到,因为身体几乎不由他控制的僵在那里,完全放松不下来。毕竟,眼下是对他意义重大的一刻。

 

他抿紧了唇继续等待着,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不用担心、不用紧张,是他来得太早了而已,这并不代表着那人不会来。

等情绪稍微稳定点了之后,他又开始默默的在心里练习那些他早已准备好的话,以确保待会儿他的表现能万无一失。

 

他的眼珠又忍不住转向一侧,心里又是猛地揪了起来。

 

不过,这一次……他的嘴角缓缓向上翘起。

 

在看到那个他早已在脑中幻想过无数次的白发时,他就瞬间平静了,心里的一块大石终于落地,他确信,自己可以好好表现。

他又恢复了那普通读者的样子,不慌不忙的把手中的杂志放了回去。心里计算着时间,有又随便挑起另外两本看了看,摇摇头,表示不是很满意的样子。

然后他掐着点的把目光投降那本《亲热天堂》,装作惊喜的模样,把手伸了过去。

 

 

“呀,不好意思啊。”他脸上的惊喜在一瞬间定格,忍不住抬头去看这个刚刚和他指尖相碰的人。

才一抬头,他就定住了,因为那人也在看着他,还咧着嘴笑:“我才是不好意思啦,这书我就拿走喽。”

那人有着一张格外阳光健气的脸,微炸的黑色短发平添一种不拘一格的感觉,他漆黑的眼珠闪烁着活泼的光芒,带着某种类似于恶作剧成功的笑意看着他。

眼前的这张脸在卡卡西脑中与记忆中的某张脸碰撞起来,他惊讶的嘴唇都在颤抖,完全没空去思考刚刚这人说了什么话。

 

“你……你是——?”他试探性的开口,却似乎抱着很大的期望。

 

“我嘛?”带土扭过头私下看了看,然而并没有看到其他可能成为卡卡西问话的对象。

 

“我叫——”

 

“阿飞。”他轻轻的吐出那两个早已在他脑内盘旋许久的字。

 

果不其然,对方的眼神一下就暗淡了下去,失望的感情取代了原本的期望。

 

“怎么了吗?”带土明知故问,却是按着剧本的走向。

 

“啊……”

“没什么。”卡卡西慌慌张张的开口,却也已经意识到了自己所期望的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

 

“我就是……认错人了而已。”

“……不好意思。”

 

评论-5 热度-41

评论(5)

热度(41)

©开心果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