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___守护___(02)

现代paro。

军火商土×军官卡,强强


目录

________________


02.


“没关系。”带土还在咧着嘴笑,全然一副单纯无戒备的邻家男孩的模样。

 

绝虽然坐在车里,可从他的角度也是能看见带土的表情的,心里忍不住嘀咕起来:boss这真是影帝级的演技。

可他哪里知道,带土的单纯完全不是靠演的,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傻白甜,是完全控制不了的举动。

 

卡卡西也只是一瞬间的失神,立马就恢复了状态,毕竟他就算再怎么期待,也十分清楚已经死了六年的带土是不可能在这里出现的。

当时尸体是被宇智波家的人找到的,带土在族中是个孤儿,无依无靠的,地位也不高,只是随便葬了,连他们这些好友也没去参加他的葬礼——因为根本就没人通知他们。

 

“这书……”卡卡西指着那本已经被带土拿在手里的《亲热天堂》,欲言又止。

 

带土当然明白他的意思,或者说,就是因为一早猜到了他的想法,才会设计今天这么一场“偶遇”。

“先到先得,不好意思啦。”说罢,摆出一副《亲热天堂》忠实读者的模样就去交钱了。而等他交完钱回来,意料之中的发现卡卡西还在原地站着,目光仿佛是已经粘在了他手里那本书上,他在心里忍不住暗戳戳的笑了起来。

 

“怎么,还不走,这么想要?”带土揶揄道。

“这儿就这一本了,不过你可以去别的书店转转。”

 

“……别的书店也没有了。”卡卡西无奈道。

 

“唉,那也就没办法了,谁让自来也先生的书太火了呢。”带土同情地说道。

 

“是啊……”卡卡西艰难的开口,万分后悔自己怎么没早点儿来,现在他已经不是特种部队的了,不像以前因为身份原因只能呆在基地,所以想看的书水门老师都会派人买好了送过来。

 

“不过……或许我们可以一起看?”

 

“真的?!”卡卡西惊喜的眸光一闪,看样子是巴不得这样呢。

 

“嗯。看你的样子应该等这期的等很久了吧,要是急着看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找个地方一起看。”

 

“那好哇!”卡卡西毫不犹豫的钻进了带土的套里。

 

 

商量好了,两人就找了家咖啡厅坐下。

 

带土很大方的把《亲热天堂》交给了卡卡西,让他拿着看。

“没事儿,我在你旁边也能看见。”他爽朗的笑了笑。

 

“那就谢谢啦。”卡卡西道完谢就迫不及待的撕开包装,把书摊在桌子上看了起来,带土坐在他身旁,和他贴得近近的,还把头凑了过去。

 

可不出两分钟,带土就嚷嚷着不舒服。

“哎呀,头这么举着好累啊。”他活动了一下脖子,抱怨道。

 

卡卡西看了他一眼,发现他为了不接触自己,刻意以一种极难受、重心极不稳的姿势坐在他旁边儿,他明白,陌生人之间多少事要保持一定距离的。

 

“……要不还是你拿着看吧。”卡卡西想了想说道。

 

“不用!你看就是了,我拿着看的话难受的就是你了。”带土连忙摆手。

 

“那……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就靠在我身上看吧,这样就不会那么累了。”卡卡西询问道。

 

“嗯?我不介意,但是你介意吗?”

 

“当然不。”卡卡西回答得很干脆。

 

“那就借你肩膀一用喽。”带土笑着,靠到了卡卡西身上。

 

虽说是两人分享同一本书,连带土靠在卡卡西身上的原因也是看书,可真正看进去的,也就只有卡卡西罢了。

带土从来没看过这种玩意儿,买这书也是为了引卡卡西上钩,再说了,他要真想看,家里还有一仓库呢,都是他吩咐手下掐着出版的点儿买的,生怕有一本儿流落在外而让卡卡西有另找他人看书的可能。

 

所以说,“看书”什么的只是个噱头,他不过是想像现在这样离卡卡西近点儿罢了。

 

 

带土的脑袋一枕上卡卡西的肩膀,闻见他身上淡淡的清香,思绪就忍不住飘向两年前那个晚上。

 

当时卡卡西已经参加了特种部队,而带土还是顶着“已死亡”的标签在暗处生活着。

 

虽然他极其不理解斑这样抹杀他的存在的意义,但这不重要,一是因为他反抗不了斑,二是因为斑从一开始就说过“只要你听我的话,等时机到了,就能得到自由,权利,金钱。”。

他也问过斑“时机什么时候才能到。”,斑只是冷冷的回答他“这就取决于你了。”

 

而后来他也明白了,斑是在把他当成继承人培养,想让他以后掌控宇智波一族的地下生意。这种无缘无故就把人拉下水的做法让带土很不满意,甚至有点儿憋屈。

他向来自诩是正直少年,每天奔赴在扶老奶奶过马路的第一线,现在突然就让他放弃本性、改变三观,那他必然是抱着极大的抵触情绪的。

对此斑只是眯着眼说:“宇智波一族,天生就有能让人堕入黑暗的血脉。”

他无奈,却也只能投入到与原来背道而驰的生活中去。

 

在他磨练的过程中,一直支撑着他的意志的,无非就是曾经那些挚友。

但是后来,意识中的挚友纷纷被残酷的训练击垮,在带土脑中接二连三的倒下,只剩一个人还在苦苦支撑他近乎崩溃的神经,那个人就是——旗木卡卡西。

 

所以在接到卡卡西身受重伤昏迷不醒濒临死亡的消息后,他才会不计一切后果的从斑那里偷偷跑出来。

他独自一人在林子里狂奔着,因为害怕行踪暴露被抓回去而紧张的绷紧神经,终于跑到公路上的时候他心酸到想流泪,可还是忍住了。

他掏出偷来的手机给斑的发小柱间打了个电话,也算是他运气好,人家开国元勋级别的大人物竟然接听了他的电话。

他说明了自己的身份是“宇智波斑的后辈”,恳请对方一定要帮自己一个忙。而对方在听到“宇智波斑”这个名字的时候明显是沉默了一下,不过最终还是同意了。

 

特种部队的基地不是随便什么人想进就能进的,不说别的,首先找都不知道往哪儿找。

柱间派了个人来接他,把他送到卡卡西所在的病房后,那人就出去等着了。

 

当时他刚进病房看见卡卡西躺在床上身上插着管子的时候心就猛地一揪,在听到身后房门轻轻关闭的声音的时候,他知道现在病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了,他不必担心有外人在,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差点儿腿一软瘫在地上。

 

四年没见,没想到久别重逢竟会是以这种方式。

 

他艰难地迈动步子移到卡卡西身边,看着昏迷中的他。他想说点儿什么,可喉头却像是有什么东西梗在哪里一样,让他无法开口。

他弯下腰靠近卡卡西,张开双臂想紧紧的抱住他,却担心碰到对方的伤口而只敢把他圈在身下——连触碰都不敢。

头慢慢低下,靠近他的脖颈,想把头埋进去蹭一蹭,也硬生生的忍住了,只不过把鼻尖凑到他颈间,近一点儿再近一点儿,近到充斥鼻腔的消毒水味被卡卡西身上的淡淡香气取代。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接着便沉浸其中,像个嗜赌成瘾的瘾君子一样贪婪的猛吸了好几口。

 

这些,卡卡西都不知道。

 

然而,周遭的氛围似乎突然凝重了不少,他警觉地抬起头,果然看见斑的头号手下绝正在窗户那里无情的盯视着他,刚刚的一幕也不知被他看去多少。

 

“少爷,老爷让我来接您回去。”绝推开门,恭敬有加却冷冰冰地说道。

 

这是带土意料之中的事,只不过他没想到,斑的人竟然这么快就发现他不见了。

 

“好,我跟你回去。”他低着头,看不出喜怒。

 

回去之后,自然免不了被斑教训一顿,先是一顿毒打,接着就被吊了起来,挂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又放了下来,然后被关进了阴暗潮湿的地下室——身上被打出的伤连药也没擦。

整整一个星期,他硬是扛下来了。

 

后来他知道,斑那天生气的原因有两个,一是他偷跑出去,二是他竟然向千手柱间求助。

但他也只是听听,没把这放在心上,毕竟,他管那么多干嘛呢?别人爱怎么相爱相杀都跟他没关系。

 

不过他倒是记起了斑的话——“这就取决于你了。”,化被动为主动,开始向斑寻求力量。他终于明白了自己能做的是什么该做的又是什么,只有强大到足以背负宇智波一族的责任后才能得到自由见到卡卡西,也这样,才能保护卡卡西,而他当下最重要的也就只有拼命拼命再拼命了。

 

 

“努力总是有回报的……”沉浸在回忆里的带土突然喃喃道。

 

“嗯?什么?”卡卡西明显是听见了,便随口问了句。

 

“没什么。”带土呼出一口气,看着卡卡西那双压在书上的手,轻轻说道。

 


评论-2 热度-29

评论(2)

热度(29)

©开心果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