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不是联姻(花吐症)

原著战国向。花吐症设定。百粉点梗第三发,花吐症梗写给 @宇智波梦然 ,越写越长结尾匆忙不忍直视,但还是希望你能喜欢【捂脸】。】

第二发:【柱斑】宇智波老祖宗的艳遇

第一发:【扉泉】细数我同桌的不厚道之处

我的作品目录

花吐症:具体特点为: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通称「花吐き病」,其症状是感染者将会感到痛苦,咳嗽,从口中呕吐出花来。(简介来自百科)

————————————————


01.

 

千手一族的会议室内,长长的会议桌上坐满了人,个个面容严肃。屋子里被一股紧张的气氛笼罩,而原因是刚刚和宇智波一族协商结盟的事不欢而散。

 

“宇智波一族的人真是太放肆了!!这么重要的事,竟然不派族长亲自来商讨。那个叫什么……泉奈的人,他真的担得起责任吗??!”坐在柱间身旁的一位分族长捶着桌子吼道。

 

“斑是临时有事才来不了的,泉奈是他弟弟,也是挺厉害的人物,在宇智波一族里说话也是有分量的。”扉间解释道。

 

“那也该提前打声招呼才是,结盟这种大事,他们竟然一声不吭的就派了个玉面少年郎来商讨,这是不是看不起我们千手?!”另一位在族中还算有些地位的男人说道,也是在表达对宇智波的不满。

 

“我看呀,人家根本就没把结盟当回事,摆明了是想继续打下去。”

 

“就是就是,两族积怨已深,亲友的死岂是说放下就放下的?!……”

 

柱间听着族人们的争吵,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他也是在想结盟一事。

 

千手和宇智波都是底蕴深厚实力强大的家族,说是忍界的扛把子也不为过。

本来两族的实力差别是不大的,双方战了很多年,也没能完全分个胜负出来,伤亡损失基本上是对等的。

可是如今,在两族纷纷换了新族长后,千手一族却因柱间这个堪比神佛的男人而以微弱的优势胜了一筹。

为什么是微弱呢?因为对方新上任的族长同样是非同小可,是跺跺脚就能让忍界颤三颤的人物——宇智波斑。

在与斑的对抗中,柱间总是以微妙的差距险胜斑。可这种神级忍者的对抗,哪怕只是我胜你一根指头也能给对方族人带来非常大的伤害。

差距,便由此拉开。

柱间知道,他们这忍界最强两族的决定能左右大多数家族的想法。眼见着伤亡越来越多,不想让悲剧持续下去的柱间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向宇智波一族递交休战书,并商讨结盟一事。

这个想法虽然看起来不太现实,可如果实现了,就能挽救太多的生命。

斑内心深处是善良的,宇智波一族的爱更是比任何人都来得强烈的,这些柱间都知道,他不相信斑真能坐视身边的族人一个个死去,他也不相信斑真的抛弃了他们儿时的梦想。

休战书送过去的第二天,宇智波一族便送来了答复,他们答应休战,并且愿意商讨结盟一事。然而在今天的协商会上,千手一族竟然没等到宇智波的族长宇智波斑,来的只是一个长得白净的少年。

泉奈一开口便是:“家兄有些急事,实在不能赶来,深感抱歉。但结盟一事实乃大事,恐让诸位久等,便由我代替家兄出场。”

他礼数周到,姿态不卑不亢,很有一番家主的做派。

可在座的大多是久经沙场的老将,看这少年面容稚嫩,多少有些不放心,哪怕对方再三保证自己的话是有效的,千手这方也不相信。

就这样,本次协商还没开始就不欢而散。

……

“……这次休战书递的匆忙,或许真如泉奈所说,斑是因为有急事才不能亲自到场的?要是这样的话,大可以等到斑处理完事情了再办一次嘛,在这期间,我们就先休战。”有人提议道。

 

“哼,我看宇智波一族分明就是不想停战,没什么好猜的。毕竟,宇智波一族——是天生邪恶的一族……”

 

“住嘴!”柱间立马呵斥道。本来他就因为嗓子难受的原因而不想多说话的,可下意识的反应实在拦不住,这不,刚一吼出声,柱间紧接着就捂着嘴咳嗽了起来,而且还是止不住的咳嗽。

 

“大哥!!”扉间就坐在柱间身旁,见他这样子便知道是病又发作了,立马扶起柱间要离场。

 

“你们继续讨论,我扶大哥回去休息。”扉间说完,便留下一屋子的面面相觑的族人离开。

 

 

02.

刚走出房门,柱间就放下了一直捂住嘴的手,几片蓝色的玫瑰花瓣立马从掌心飘落。

“这是什……咳、什么病,查、咳咳、查出来了吗?”柱间边说边咳嗽,断断续续的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嘴里不停的有蓝色玫瑰花瓣被咳出。

“这个问题你不问我也会告诉你的。”扉间责备的看了眼柱间,“身体不舒服就尽量少说话。”

“……”柱间果然不再说话。

他在等扉间开口说话,可等了一会儿,扉间竟然不说。他抬头去看,发现扉间表情凝重,似是不知道如何开口。

感受到柱间充满兄长之爱的灼灼目光,扉间别别扭扭的开口了:“大哥,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柱间秉持着扉间的“身体不舒服就尽量少说话”,只是用目光和表情表示疑问。

“这个……”扉间不自在了起来,眼珠子左转转右转转,很明显,他将要说的话会是连他这个人设十分正经霸气的人都招架不住的。

“……花吐症……你听说过吧??”扉间决定还是先问问,如果大哥知道的话,他就不用多解释了。

然而柱间摇了摇头,表示“我不知道”。

“额……也是,你要是知道什么叫‘花吐症’的话就不会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了。”扉间叹了口气,“学名叫‘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是一个人暗恋成疾的体现,特点是咳嗽,说话时会从嘴里呕出花,严重的还可能会死,化解之法是与暗恋之人接吻并一起吐出花。”扉间正了正神色,便教科书似的背诵了他查阅到的内容。

“所以我问你,是不是又喜欢的人了?”

“……”柱间不好意思的点点头,毕竟,暗恋成疾什么的……还是有点儿丢脸的。

扉间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自己能解决吗?我是说——与暗恋之人接吻。”

柱间张了张嘴,但又立马闭上,想了想,他用木遁拼出了如下一句话:“这个就不用你管了,反正我要是解决不了的话,你也解决不了。”

“……”扉间低头思考了一下,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半疑问半肯定的说道:“他很厉害,厉害到连我都打不过?”如果是大哥能做到他却做不到的事,那应该就是这个了吧。

“嗯。”柱间从嗓子里挤出一声。

扉间明白,自己心里的答案已经得到了证实,但他还是说道:“那我也会为你做点儿什么的,比如……问问泉奈他哥什么时候能来。”

 

 

03.

 

柱间回到卧室,整个人却是消沉了下去。

蓝色玫瑰花的花语是——无法得到的东西。

会吐出这种花来,那么无疑的,柱间是从心底里觉得自己的暗恋没戏——对方可是宇智波斑啊!

那个桀骜不驯目空一切的家伙,崇尚武力,疼爱弟弟,这两样几乎就是他的所有爱好了吧?谈恋爱什么的……真的和他的人设不符吧……?就算他把真心捧给斑,斑也可能不会明白他的意思吧?

柱间站在窗边,抬头望着天空叹了口气。

 

如果斑不愿意的话,他是不会强迫的。

 

 

04.

 

泉奈一行并没有因为结盟的不顺利展开而离开,相反,他们住在了扉间给他们在宅子内挑的客房里。

族内人员并没有对此心生不满,一是觉得不能就让他们这么跑了,二是因为泉奈的名字也有不少人听过,万花筒写轮眼更是不少人心中的恐惧,所以他们认为,住在千手的大寨里的话,万一有什么突发状况,柱间还可以及时制止。

当夜,泉奈入住的客房里,一个黑影翻窗而入。

 

泉奈立马掏出苦无做出防备的架势,但在看清来人的脸后又立马放下。

“切,是你啊……大半夜的不睡觉翻别人窗户??”

“哼。”扉间摆出那副经典的冷漠脸,“我怕白天来找你会让族里起疑心。”

“说说吧,什么事儿?”泉奈很自然的进入正题,因为,他可不觉得自己和面前这个死敌有什么可聊的,虽然……他是有一种和对方唠唠家常的冲动。

“斑为什么没来?”

“不是说了嘛,有急事。”泉奈撇撇嘴,有点讨厌扉间的一本正经。

“就是问你什么急事。”

“我不想跟你说,反正是很重要的事,今天来不了。”泉奈别过头去,气鼓鼓的说道,“你们千手也真是麻烦,没听过我的名号是怎的?竟然不放心我的承诺??”

“你是很厉害,但没办法,和你大哥一比,难免会让人产生心理落差。”扉间毫不留情的道出实情。

“——你!!混蛋!”

“其实我觉得,还有一个方法,能让人相信你们宇智波一族确实打算结盟。”扉间试探着开口。

“什么?”

“联姻。”扉间不动声色地说道。

“——噗!!!”泉奈忍不住喷出了刚喝进嘴里的茶,“我说死白毛,你脑子锈掉了吗?联姻??让我大哥嫁给你大哥???”

其实扉间一说出口就后悔了,大哥需要的只是接个吻而已,“联姻”也太夸张了。扉间觉得自己一定是对大哥担心过度才会慌乱之中口不择言的,可说出去的话又不能收回来,该怎么挽回面子呢……

扉间想了想,看向了自己这个不算死地的死敌。

两人虽然也经常打打杀杀,可私底下……就像大哥和斑小时候那样,多少有些交往,只不过不敢让人看见,每次都是偷偷摸摸的见面,也不敢太频繁。两人也早就腻了这种天天打打杀杀的日子,暗地里都互相给过示意,可自家大哥和族人们还在战场上拼杀,两人要是交往太深总觉得会对不起很多人,所以明面儿上那层窗户纸谁也没捅破过。

“额……也不是非要你大哥嫁过来……别人也可以的……”扉间吱吱唔唔的开口。

“别人?”泉奈似乎已经看穿了扉间,给了他一个调笑的眼神。

“就是……比如……”扉间闪躲着泉奈的目光,“比如……你也可以嘛……”

“我?你是说让我嫁给你大哥??”泉奈怎会不懂他的意思,可还是忍不住开他的玩笑,因为白毛这个窘迫的样子还真是少见。

“不是啦……我是说……”

 

两人基于“联姻”这个新的解决问题的方法而引发的无比纠结的对话还在继续中。

 

 

05.

 

第二天一早,扉间就把“联姻”这个想法告诉了柱间。

“具体的事项有待商讨,不过泉奈说,斑今天可能会过来,来商讨结盟的事,你到时候可以私下里和他详细谈谈,顺便……解决你的麻烦。”扉间意有所指的说道。

“……嗯。”柱间不知如何回答,该说自己弟弟真是贴心呢还是实力坑队友呢?

他看着扉间打开门走出去,坐在椅子上又开始沉思。

 

和斑私下里的讨论是必须的,因为他的病如果不能即使治好,可是会死的。

但“联姻”什么的,他是不会和斑说的,因为这也太……太……

只要他能做好掩饰,说话时会从嘴里吐出花来的奇怪现象就不会被斑发现,嗯……他可以用身体不适、忍不住总想咳嗽、害怕传染给斑为由,戴个面罩或是放个屏风什么的……

 

正在沉思中的柱间突然感觉到一股熟悉而又强大的查克拉正在逼近,来不及等他做好准备,他就感觉那人已经站在了他身后。

他保持着坐在椅子上的样子不敢动,因为他没想到,斑竟然会来的这么快,他现在没办法说话,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斑。

“你来……讨论结盟的事吗?”柱间再次使出木遁,在空中拼出这几个字,“不好意思啊……我最近生病了,总是咳嗽,怕传染给你,所以就不跟你说话了。”整个过程中,他一直保持着背对着斑的姿势。

斑不说话,只是双手抱胸冷眼看着柱间的背影。

柱间头顶上方漂浮的的字又有了变化,斑匆匆的扫了一眼,见他是在说结盟的事,便不再看。

斑一直沉默着,而柱间背对着他,看不见他的表情,不知道他现在的心情,只好不停的变换头顶上的文字,像是在演一出独角戏。

 

“够了,别装了,柱间……咳——咳,你根本就没病,你的医——咳咳疗忍术可是很高超的。”斑终于忍不住开口,竟然也是边说边咳,还从嘴里呕出了郁金香的花瓣。

 

郁金香——热情的爱。

 

“哎……斑你……咳咳”柱间听见斑在咳嗽,立马忍不住回头去看,还条件反射性的说了话,可一张嘴,就喷出了一地的红色仙客来花瓣。

 

红色仙客来——你真漂亮。

 

两人一见对方脚下散落的花瓣,都是一惊,也不知读懂了花语没有,但都不可思议的盯着那花瓣看。

 

“我来是想找你谈谈……咳咳,联姻的事。”

斑患上这个病也有一段时间了,族里没有想扉间这样的科学怪人,便只好亲自出马去查,万分庆幸的是,他在死于暗恋之前查到了这种病。

他毫不怀疑自己喜欢的人是谁,所以在了解这种病的解法后便匆匆赶来。他可没有柱间那怪毛病,喜欢就是喜欢,没什么可遮掩的,反正也要治病,干脆跟他说清楚。

所以他一张嘴,吐出的花就表达了他热情的爱。

 

“这……你有喜欢的人了啊。”柱间不安地说着,看着斑慢慢走近。

“联姻什么的、咳咳,别听扉间瞎忽悠咳——咳,结盟不是非要这样的咳。”

 

“这么说来你也懂这种病吗?”斑问道,“咳咳,那你又喜欢谁呢?”

 

柱间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斑,似乎是读懂了他眼神中的鼓励和自信,他缓缓的把头靠了过去,直到两人唇贴唇,吐出一朵深红色的蔷薇花。

 

深红蔷薇——只想和你在一起。

 

一切都了然了。柱间伸出胳臂,大力的把斑抱住。

 

“结婚吧。”

 

“不是为了结盟,也不是为了联姻?”

 

“嗯。”

 

___________________

 

 

花语放飞脑洞:

 

扉间:哥,他打我。

 

花吐症患者柱间朝打人者张开嘴,喷射出了一大片仙人掌……的刺。

 

扉间:仙人掌的花语是……?

 

柱间:管他什么花语呢实用就好啦~


评论-20 热度-158

评论(20)

热度(158)

©开心果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