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宇智波带土和旗木卡卡西的……婚礼

旧文重发。

写这文儿的时候我还是个佐鸣斑柱党,所以里面有一点点的佐鸣斑柱。

字数8500+,祝大家食用愉快。

我的作品目录

……

……

【一】化妆间

 

“三三这样美美的,带土叔看了不知道能不能撑到婚礼结束呢。”小樱看着镜子里已经穿好婚纱上好妆的卡卡西说。

 

婚纱是定制的,毕竟村里有鸣人和佐助这对先例在,倒是省去不少麻烦,五代目有了经验,做起来自然顺手,而设计图则是由雏田完成,当然了,其中不乏鸣人给的意见。

 

“哈,保管土叔见了鼻血喷三尺,佐助说了,就是要让土叔在婚礼上出洋相。”当时鸣人是这样告诉雏田的。

 

现在看看卡卡西这一身,传统款式的蓬裙型婚纱,上身剪裁意外的合体,尤其腰部收紧外加绑带装饰,使露出的背部被男性本就上宽下窄的体型衬得曲线感更强,而拉紧的丝带则显得性感十足。

 

还有饱满的裙子,拉低到接近臀部的腰线,在细腻光滑的肌肤与纤细腰肢的配合下,任谁看了想必都会心生怜惜。

 

“卡卡西老师要不要把护额去掉呢?”雏田捧着头纱走过来,有些犹豫到底该把护额怎么办。

 

“要我说还是别戴护额的好,这样可以把左边的写轮眼露出来,好歹是带土叔送的定情信物嘛~”小樱接过头纱对着那头银发比划了几下后说道。

 

“嗯,还是不戴护额了吧。但是……我现在这样不戴面罩真的好么?”

 

“我感觉挺好的,三三这么漂亮,我要是带土叔我就在婚礼上羡慕死那些一直对三三不死心,给你们俩使绊子的人。”

 

小樱一边说着,一边给卡卡西戴上了头纱。

 

头纱是鸣人选的单层头纱,裸露的肩膀在它下面若隐若现,一方面迎合佐助的要求,一方面也是怕太暴露了土叔会把他秒了。

 

“我觉得……卡卡西老师的锁骨……特别漂亮,所以就不用戴别的饰品了吧?”雏田小声说道,“而且……老师的银发和白色很搭呢,还有……老师的肤色也很棒,带土叔叔看了,一定会很高兴的,因为……因为老师今天真的好、好美。”

 

卡卡西笑了,眼睛闭上成一道直线,和眉毛一起弯下去了。

 

——如果带土会高兴的话,那我当然怎么样都可以了。卡卡西在心里想着。

 

 

【二】婚车

 

“井野,问一下鸣人彩车扎好了没有。”小樱说。

 

“哎呀呀,化妆师和美发师都有红包,我这个移动电话是不是也要有呢?嘛~卡卡西三三~”井野俏皮的笑着,朝卡卡西伸出右手。

 

“红包当然少不了你的,要说婚礼上的花还都是由你家提供的。”卡卡西也笑,拉出抽屉从里面拿出红包,分发给她们三个。

 

“鸣人说他们把气球都吹好了,已经开始扎了,就快完成了。”井野联络过鸣人后说道。

 

“宁次尼桑在吗?”

 

“在,还有牙、志乃、小李、鹿丸、丁次……都在。”

 

“我们是不是该送三三回旗木宅了?带土叔叔也是要去的吧?”

 

“是,到时间了,八点半前要到达旗木宅。想来带土叔已经到了吧。”

 

“嗯……要不要通知下带土叔三三这里已经准备好了,就快出发了?”

 

“不用了吧,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反正我家里这里也很近,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到了。”

 

“要我说还是通知下吧,你们还记得当时佐助才等了五分钟,见鸣人没来还以为我们不打算放人,差点儿婚礼都不要直接抢了。”

 

“说的也是,保险点儿还是先跟他说一声吧,免得他等急了也以为是我们不想放人。”

 

“我认为……如果是带土叔叔的话,不尽快进入抢新娘环节,要么会去报社,要么觉得是三三嫌弃他于是蹲在地上画圈圈……”

 

“还是宇智波斑……斑……斑爷比较有耐性吧,初代都成家了他还追着人家不放,终于现在两人在一起了。”

 

“可大婚那天不还是差点儿因为抢亲的环节而跟二代、五代打起来。”

 

“所以说宇智波的一帮急性子们。”

 

“其实是因为太爱对方了所以才会担心娶不到吧?三三你可要珍惜土哥哦~”

 

“嗯,我会的,因为我也同样爱着他。”

 

一切都是那么和谐,因为相爱的恋人即将一同走进婚礼的殿堂。

……

……

“卡卡西三三在哪里!带土叔要去拆了火影楼啊!!!”天天飞跑着闯进屋内。


“哎呀卧槽,光顾着闲聊忘记先通知带土叔了。”

 

 

【三】抢新娘

 

被带土这么一吓,小樱她们可再不敢耽误了,匆匆忙忙收拾妥当便把卡卡西送回了旗木宅。

 

卡卡西自然也尽快把新鞋藏好,等着带土来。

 

十分钟之后,抢新娘环节就开始了。

 

 

“咚咚咚!”门外响起急切的敲门声,力道大的吓人。

 

屋里的人忙走去开门,门一打开,就看见了原晓组织成员们排了一排在门口杵着,其中带土一张苦大仇深脸,另外几个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只有迪达拉和飞段这两个元气少年一副活蹦乱跳的样子。

 

“啊呀,这种表情可不适合婚礼哦。”四代目笑得一脸亲切。

 

“本来就是不关我们的事,是他宇智波带土跟旗木卡卡西洞房,又不是我们几个。”

 

“哼!”带土把头撇向一边,撅着嘴说了句:“怎么会是你们?水门老师和师母在我就不说什么了,五代是怎么回事?!”

 

“啊……呃……五代嘛、是出来打酱油的吧?”四代挠了挠脑袋,看向一旁的纲手。

 

“咳咳,总之我是代表卡卡西的家属出现的,快把红包拿来吧。”纲手咳嗽了两声,故作淡定,便伸出了手。

 

“咦?这不合规律吧,不应该是先告诉我们旗木前辈在哪儿,我们再塞红包吗?”

 

“嘛~五代目就是想来蹭个红包还赌债。”

 

“那么问题来了,红包究竟是给你们呢还是给她呢?超出预算了的话组织里可是很为难的。”角都表示自己这个财政部部长应该说两句。

 

“让给纲手大人吧,我们又不需要还赌债。”

 

“好,让我来算算……”

 

而此时的土哥表示自己已经无法忍了,脑门儿上已被十一路口布满。

“不管红包是给谁的,都先告诉我旗木卡卡西在哪儿。”带土黑着脸,表示再不进入重点就把这儿端了。

 

“那可不行,我还要看看这红包的分量。”

 

“你想要多少?”

 

“帮我把赌债还了清吧。”

 

“喂喂喂,纲手大人这样做不厚道啊,趁着婚礼狮子大开口……”静音突然插上一句。

 

“好,给你!”带土却答应的干净利落脆。

 

“boss,这女人欠了好多我们都要帮她还清吗?”

 

“对!不够的话就去花宇智波斑的,反正这是他老婆的孙女,他总不能不给吧?!”

 

“boss确定这个关系斑老人家他会给?”

 

“……”土哥沉默了,发动神威从众人身上穿了过去,只留下一个背影,“红包的事你们自己解决好了,不跟我说的话我自己去找笨蛋卡卡西。”

 

“喂——带土!如果你是真的爱卡卡西,那就跟着心走,它会指引你去的!”红头发的漩涡族人站在后面冲他喊道。

 

四代在旁边一脸的看不下去和无可奈何,唉,自家媳妇儿还真是……就算死过一回了还是不见有丝毫改变,和以前一样,一点儿都不淑女,不过呢……这才是他爱的玖辛奈不是么?

 

‘心’么?带土想着,右手扶上胸口。

 

当时在神威空间里,卡卡西的手穿过自己的身体,而自己指着那个洞朝他说这是被这世界撕裂开的。

现在却不同了,能感觉到胸腔里面被什么东西填满,很奇妙,满得快要溢出来。里面还有个小东西,它在跳着,扑通扑通的,而且还在慢慢加快速度……

 

……哎?不对,怎么会越跳越快呢?

 

带土顿住,思来想去才发现,这里是卡卡西答应跟他交往的地方。

 

还在战场的时候,带土就向他告白了,只不过卡卡西并没有当场就答应,而是低下头沉默着,半晌才说:“抱歉,我不能和一个毁灭世界的罪人在一起。”

 

“那……如果我不报社的话,你就能跟我在一起了?”带土问得小心翼翼。

 

“也许可以考虑考虑。”

 

带土当即喜笑颜开,在付出点儿代价后,忍军才答应不干涉他以后的生活。

至于代价是什么,都不重要了,反正在后来他的不懈追逐下,卡卡西同意和他交往了,这就很棒。

 

带土四下里看看,开始找鞋。

 

“汪汪,姑爷,在这儿呢。”帕克从草丛里蹿了出来。

 

带土弯下腰,接过它嘴里叼着的鞋子。

 

“呦!带土你要好好珍惜卡卡西哦!我们可是把他交给你了。”带土拿起鞋的一瞬间,凯不知从哪儿冒出,身后还跟着一大票木叶众人,什么鸣人呀佐助啊雏田啊大和啦小樱呀统统都在,甚至还有我爱罗三人。

 

当然,最最关键的还是那位银发上忍了。

 

“我就知道你能找到这里。”卡卡西说,眯起眼睛笑着。

 

带土看见他后二话不说就扑了上去,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

 

“笨蛋卡卡西。”

 

“嗯?”

 

“你真是太傻了,我怎么可能会找不到这里,这里可是对我们很重要的地方。”

 

“是,是我太傻了。”

 

“哼。笨蛋卡卡西。”

 

“嗯?”

 

“你今天真漂亮。”带土说着,一把将他背起来。

 

而卡卡西趴在他的背上,从后面紧紧地环住了他的脖子,把下巴抵在他脑袋上,轻轻说道:“走吧。”

……

……

“吊车尾的我说你至不至于,踩个气球都那么兴奋。”佐助一边拦住周围一帮要过来踩气球的人,一边对鸣人说。

 

“哼,踩气球多好玩儿,可惜不是让新郎新娘来踩,咱俩那天都没有气球可踩,都被别人踩了。”鸣人说着又踩爆一个气球。

 

“……”围观众人。

 

 

【第四章】婚礼仪式(一)

 

音乐响起的时候,全场的嘉宾都情不自禁屏住了呼吸,也许是被婚礼这种活动所感染,或是好奇木叶的第一技师兼拷贝忍者与上次世界大战boss的婚礼会是怎样的。

 

礼堂的大门大开着,红毯一路铺过去,在最开始的一端,有两个人同时踏上去。视线再上移些,便是黑与白这两种颜色的极致冲击,分明是两种最极端的颜色,却不知怎的尽显般配。

尤其两人挽在一起的胳膊,是人都能看得出来,带土暗中使劲儿,把卡卡西往他那边拉,而卡卡西什么也不说的顺着他,直到两人的身体贴近的不能再贴近,就这么并排走着。

 

至于是人都能看出来的原因……因为卡卡西的身体明显离红毯边缘较远嘛。

 

“唉……虽然大好的日子我该开心的,可是看着暗恋了十多年的男神被嫁出去了还是有点儿不甘心啊。”围观群众里有人小声说道。

 

“小妹妹,看你模样也就十几岁吧,难不成你从一出生就看上旗木卡卡西了?”

 

有着褐色头发的‘小妹妹’扭过头去看说话的人,在看到来人后灿烂的笑了起来:“这不是红吗?还记得我吗?我是琳呀!”

 

红听她这样说显然是愣了一下,可仔细一想,自己老公都复活了,还有什么宇智波斑类的人物也都复活了,琳回来也就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了。

 

“哈,能再次见到你真是太好了。”红笑着说。

 

“嘛~在那个世界呆了十八年,期间我看到这俩人一个别别扭扭的躲起来,一个不忘初心‘上坟’十八年;一个偷偷摸摸STK,一个浑然不觉被偷窥;最终上演了第四次忍界大战这么一出窝心的戏,唉……”琳说着,一脸痛心疾首,“不过两人最终还是走在一起了,四战也没带来伤亡,这就很好了。”

 

红看着同期这个比自己矮上一大截的朋友,顿时风中凌乱:“琳你是不是在那个世界被带坏了?”思索了一下,又说道:“是不是初代大人和斑娘娘把你闪瞎眼了?然后你就腐了?还是泉奈和二代大人?”

 

“哈哈哈……”琳笑了起来,“其实……我从小的时候就觉得他们俩挺般配的了……”

 

而正走在红毯上的两人也为这二人终于能够闭嘴不揭他们短了而深感庆幸。

 

可这样安静的局面没有保持多久,就又被打破了,

 

“呦!这不是琳吗,你今天不是证婚人吗?”凯问道。

 

“嗯……我觉得这对cp槽点多多,所以就过来找机会平复我这些年被他们那些揪心行为虐到的少女心。”

 

“哎?”凯不明所以的发出声。

 

琳无语,所以干脆的回了一句:“我要是带土早上了,直接扑倒不就好了,磨磨唧唧的不仅虐自身,还虐观众。”

 

听到琳说的话的群众纷纷表示认同,除了场上那二位一阵无语,可他俩又对琳的话无法反驳。

 

 

【第五章】婚礼仪式(二)

 

婚礼的进程还算是快的,新人挽着胳膊一起走过红毯,走上主持台,对上琳含着笑意与祝福的眸子,带土和卡卡西也回以幸福的微笑。

转身,面对所有来为他们庆祝、贺喜的亲朋好友们。

 

——‘要是阿凯、大和、四代什么的都不来就更好了。’带土想。

 

他的这点儿心思卡卡西自然是了解的,看着他眼里汹涌的醋意,卡卡西感觉又好气又好笑。

不过当然了,更多的还是小甜蜜什么的。

 

‘嘛,带土真的很在意我啊。’他想着,目光向下,刚好落在带土布满伤痕的右脸上,于是低下头,懊悔的想着:‘可话说回来,我又为什么要觉得带土不在意我呢?毕竟他可是——他可是为了我牺牲了半边身体和一只眼睛的,难道只是因为他曾喜欢过琳?’

 

卡卡西下意识的去看琳,而琳正在投入的念着开场白——

 

“各位亲友,各位来宾:夏日韶光,木叶内灯红酒绿;今日好景,喜迎贵客宾朋。天浩浩,日融融;金翡翠,玉麒麟。男女来宾开口笑,高朋满座客如云;诗情生细浪,花径起香尘。两情鱼水今为伴;一天风月话诗心……”

 

“行啦行啦琳,没意义的事就直接跳过吧,进入正题好了。”台下有人说道。

 

“啊?直接进入正题?”又有人为难的说着,“闹洞房什么的现在就开始不太好吧?”

 

听到这样的对话,台下轰哄然炸开了。

 

有的人兴奋的喊着“闹洞房!闹洞房!”

有的人说“琳,别听他们瞎起哄,该有的还是要有的,把那些没意义的话都省了就好了。”

剩下的一部分要么只是大笑着什么也不说,要么就听不清在说什么,没办法,谁让木叶六代火影兼第一技师和四站boss的婚礼太受人关注了呢?整个礼堂乌泱乌泱全是人,这就使有些人说的话在台上不能被很好的听清楚了。

 

琳见到场面有点儿不受控制,先是手足无措了几秒,接着也跟着大笑起来:“嘛,想看洞房啊,大家都安静了不就能快点儿结束进洞房了吗?再说等会还有kiss福利,米娜不想看吗……”

 

她在台上尽心尽力的做着自己所能做的。

 

回过神来,卡卡西回想着自从四站结束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复活众人,带土开始真心实意的追他,木叶众人为了他的幸福而不断出着难题考验带土……最后两人牵手成功,大家又开始帮着他们策划婚礼,设计婚纱礼服,还有今天从睁开眼就不断的有人帮着弄这弄那,换服装,上装,堵在门口向带土要承诺。

 

最暖心的还是带土准确找到了他藏鞋的位置……

 

卡卡西发现,其实一直以来自己的不安内疚或是怕带土不是真的爱自己啊什么的,完全都是不必要的,琳不怪他当年那一招千鸟,带土也不再提他没保护好琳的事,两个最重要的当事人都不介意,他又为什么要无端的生出那么多不安和内疚呢?

 

更何况现在的结局更是圆满,带土是真的爱他,琳也真心为他们祝福,没人再去提当年的三角恋……

 

——原来一直以来都是自己想多了。

 

他想着,渐渐从脸上绽开一个欣慰的笑。

 

 

【第六章】婚礼仪式(三·上)

 

“我们今天的两位主人公,大家一定是都认识的,但是,关于他们的介绍,我还是希望能说出来,大家,愿意听吗?”琳举着话筒,谨慎的征求着来宾们的意见。她语气里带着些恳求的意思,比起决定婚礼走向的主持人,她更像是带土和卡卡西二人的发言代表。

 

“琳,你是主持人,当然由你来决定了,你想说,那我们就听着。”

 

“再说了,你们三个以前是一个小队的,彼此也肯定了解更深些,你说的,一定是我们从来都不知道的,所以我们都会认真去听的。”

 

“是吗,那就……谢谢大家了。”琳说着,深鞠一躬。

 

“琳……你这是做什么,大家都是朋友,没必要这样。”

 

“对呀,说就说吧,我们俩其实也很想知道在你心里是什么形象呢。”

 

琳直起身子,话筒放到嘴边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静静的看着在场的所有人。

 

忽然又扭过头,温暖又欣慰的眼神落在那一黑一白的二人身上。

 

“嘛,卡卡西是个笨蛋,带土,是个白痴。”泪水在刹那间决堤,顺着脸颊迅速滑落。

“卡卡西第一组队的队友,是一个男孩,一个女孩,还有水门老师。

那个男孩是个他眼里的吊车尾,而那个女孩,喜欢他。

他喜欢和那个吊车尾斗嘴,斗着斗着,就喜欢上了他。

可吊车尾喜欢那个女孩,所以他觉得没机会,就一直没有开口告诉他,再说了,理性也不允许他这么做。

后来,在一场战争中,吊车尾为了救卡卡西而被压在巨石下,并且还把自己已经开眼的写轮眼送给了卡卡西,吊车尾说,要成为他的眼睛,为他看清未来。卡卡西很感动,但更多的却是伤心。

再后来,卡卡西和那个女孩一起执行任务时,女孩被抓走,成了三尾人柱力。知道中了敌人圈套的女孩扑向了卡卡西的千鸟,却不曾想,从此成了他的心结,带给了他无尽的负罪感。

因为两个朋友的相继离开,卡卡西变了。

他自我折磨了十八年,却不知道,当事人根本就不怪他。

他是个笨蛋,不敢承认自己的感情,也不明白朋友就是即便为你付出生命也不会后悔。”

 

虽然是在为大家讲卡卡西的过去,她的视线却未曾离开过卡卡西。

 

接着,她又看向了带土——

 

“带土第一次组队的队友,也是一个男孩,一个女孩,还有水门老师。

不同的是,那个男孩是大家公认的天才,而他,喜欢那个女孩。

他也喜欢和那个天才斗嘴,斗着斗着,却没发现自己对他产生了不一般的感情。

后来,在同一场战争中,带土为了救天才而被压在巨石下,当他面对落下的巨石,毫不犹豫的推开天才时,他才发现,原来,天才在他心里的地位早就不一般了,甚至,他还把自己已经开眼的写轮眼送给了天才,因为他想成为他的眼睛,为他看清未来。

但幸运的是,带土并没有死,他被宇智波的老祖宗救了,虽然半边身子被换掉了,但能活着,他真的很开心,也打从心底里感激这个世界。

不过对这世界的感激,在不知不觉中变了,他亲眼目睹了女孩的死,更在日复一日的跟踪中,看到了天才是如何自我折磨的。

于是感激变成愤怒,变成怨恨。

带土想,他要努力,他要毁掉这个地狱般的世界,为了天才,也为了自己。

他是个白痴,错把对女孩的亲情当作爱情,更是错在看着天才痛苦他却只是看着,想着要把这些报复给世界,却想不到冲上去抱住天才,告诉他自己喜欢他,告诉他没有人怪他,在他最痛苦的时候出现在他身边,陪伴着他也许会更好。”

 

礼堂里安静得出奇,大家都不约而同的不出声,只不过到了最后,还是有人按耐不住发出了声响,仔细听,是一串串的抽泣声。

 

作为被提到的两位主人公,带土和卡卡西更是红了眼眶。

 

带土忍着不让自己落下泪来,小声嘟囔着:“笨蛋卡卡西……呐,以后,不许再叫我哭包了。”

卡卡西的手因为带土憋着劲不肯哭出来而被攥得生疼,可他还是扭头,微微笑着:“早就不管你叫哭包了好吗,白痴吊车尾的。”

 

“呜……笨卡卡……”

 

 

【第七章】婚礼仪式(三·下)

 

“卧槽,带土你给我憋住喽,哥儿几个还等着闹洞房呢。”绝一嗓子吼出来,把婚礼的氛围带向另一个高潮。

 

“就是,你们那点儿事儿咱组织里一帮兄弟都倒背如流了,还回顾什么回顾!”迪达拉也跟着起哄。

 

“啊喂,你们知道我们可不知道,大好的日子人家想回顾什么就回顾什么,你们算什么啊,管得到挺宽。”阿凯有点不满他们的插嘴。

 

“我们算什么?操,带土他娘家!”

 

“……”带土。

 

“嗯哼!我们就是带土他娘家!怎么着?别以为你们人多我们就怕了你们了,带土要是在木叶受委屈了我们就……就……”迪达拉语塞,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结果来。

其实他本来是想说我们就灭了你们的,可后来一想“你们”里不也包括卡卡西吗,就带土那护媳妇儿的主,才不会让他们动手呢。

 

“哦?你倒是说说能怎么着啊!”阿凯也开始叫嚣。

 

迪达拉“就”了半天,到底还是不知道该放什么狠话。

 

“别他妈扯别的了,赶紧完事儿赶紧洞房!主持人呢,到哪个环节了!?”飞段一脸的不忍直视,开口把话题拉回正轨。

 

听了组织里各位同胞的心声,带土顿时振奋了,火辣辣的眼神直直的刺向卡卡西。

 

而受到目光的卡卡西也无力再想什么过去,满脑子都是今晚会怎么被带土折腾。

 

琳也意识到事情的发展有些脱轨,稍微脑补了一下,脸微微红了,同情的目光看向卡卡西。

 

“……”卡卡西。

 

“咳咳,请证婚人宣读结婚证书。”琳清了清嗓子,立马投入主持的状态中。

 

闻言,鸣人拉着佐助兴冲冲的飞了上去。

 

“喂,笨卡卡。”

 

“什么?”

 

“我好期待。”

 

“期待什么?”

 

“你听。”

 

“证婚人宣读了结婚证书就证明他们从登记之日起就是一对合法、恩爱、幸福、美满的夫夫了!”琳笑得很灿烂。

 

“听到了。你开心吗?”

 

“嗯。”

 

 

【第八章】尾声

 

“今天能看到新娘新郎这样的幸福,温馨,再回想两人一路的磕磕绊绊,相信在座的不少朋友们都感受到了爱的伟大力量,青春的流光溢彩,在此,我也想为你们送上一份最美好的祝福:时间拆不散你们,忍界的规矩也拆不散你们,虽然曾有离别,但未来只有互相陪伴,望你们……”

 

“早生贵子!!!!!!”晓组织众人再度一语惊人,一嗓子吼得恨不得隔壁几个国家都听见,可他们说完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生生无视台上已经石化了的琳和新娘。

 

回过神来,卡卡西质疑的眼光扫向带土。

 

带土撅嘴卖萌表示这次真的不是自己指使的。

 

卡卡西目光犀利再次扫向带土:你意思之前那次是你指使的了呗。

 

带土继续卖萌:媳妇儿我错啦啦啦啦啦……

 

“好……好吧,既然有人替我送出了祝福,那接下来……咳,下面请证婚人、娘家代表讲话!”

看着瞬间闪现的四代火影一家三……呸,四口,众人暂时把对带卡孩子的脑补抛向脑后。

 

“不是说娘家代表么,怎么都来了?”阿斯玛问一旁的红。

 

“哦,佐鸣是证婚人,四代他们才是代表。”

 

“今天,我是代表朔茂先生站在这里讲话的。带土和卡卡西这两个孩子可以说都是我看着长大的,两人从一见面就斗嘴到现在终成眷属,我也很欣慰……”

 

“老公啊,你这样说不太好吧,看着自己两个男学生搞基还觉得欣慰,作为四代的你会产生不好的影响吧?比如说……木叶从此无直男……?”

 

“嘛,后代那种事就交给咱儿子吧,他们不是会那个什么……呃……我忘了叫什么了不过交给他们肯定没问题,木叶不会无直男而绝后的……嗯!”

 

众人只见四代夫妇一番耳语,接着就都释然得继续讲话,而旁边的两位儿子却接连打了两个喷嚏。

 

当然了,单纯的众人是不会把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的。

 

“我希望,你们……”

 

“你们是木叶基佬的新生力量,希望你们能够带领木叶众腐女走向美好的明天!”木叶的血红辣椒在得到自己啊老公的提点后茅塞顿开,立马抛弃了种种顾虑,劈手夺过话筒。

哼,顾虑什么的就交给儿子们吧!哇咔咔家有基佬木叶腐女我最屌!

 

四人再次闪退。

 

“那最后……”

 

“鞠躬嘛!这我们都知道,来吧带土卡卡西,快谢谢我们!”迪达拉再次抢了主持人的话,两手叉腰傲娇的站在台下。

 

“呵……哈哈哈,今天的麦克真是招人疼啊,这么多人抢着起哄送祝福什么的你俩也别站着了赶紧过来吧麻溜的!”琳一脸黑线,炮语连珠的把怒气发泄在两位新人身上。

 

“一鞠躬,谢红媒跑前跑后,辛辛苦苦,东西南北……”

……

……

“各位亲友,各位来宾,各位腐女,各位晓组织的单身未婚汉,喜庆祥和日,花好月圆时,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喜筵杯杯金谷酒,菊花盏盏玉壶诗。请大家吃好,喝好!”

 

 

******E***N***D******

婚礼流程来自网络,主持人有两段很长很装逼很有文采的话也是我从网上搜的婚礼流程里的。

再说一遍,这文儿是我两年前写的,首发贴吧,那时候我火影只看到五百多集,还是个佐鸣斑柱党,也有一些纠结于带卡琳的三角恋中,所以文中都有体现。

之所以把旧文儿发出来是因为我有个堂哥快结婚了,所以想起来自己还有这么篇文儿。

突然想起来写这文儿的时候好像还是我亲哥刚结婚不久233

2017-08-19带卡
评论-7 热度-65

评论(7)

热度(65)

©开心果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