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柱斑】名正言顺(ABO设定)

百粉点梗第四发,送给 @柱斑可逆不可拆 的O柱A斑梗,不过和你点的梗可能有差别甚至是很大差别……然而还是希望你能喜欢。

第三发:【柱斑】不是联姻(花吐症)

第二发:【柱斑】宇智波老祖宗的艳遇

第一发:【扉泉】细数我同桌的不厚道之处

【注意】O柱A斑略欢脱,请自带避雷针。原著战国背景。没怎么看过ABO文儿所以细节地方可能写的不准确。

我的作品目录

……

……

01.

 

名正言顺。

 

这就是名正言顺的事儿。

 

在所有人眼里,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的婚姻就是一场水到渠成,哪怕他们自己不接受,双方的族人也会想办法让他们接受。

 

忍界最强omega和最强alpha,两者的结合不仅能为长久以来的家族纷争画上句号,还能互相抑制对方不去给其他alpha或omega造成伤害——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住神级忍者所散发的强烈信息素,所以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不结合才是这世界的损失。

 

不过,好在两人早已互通心意,决定十八岁成人之后大办婚礼。

 

双方的父母在见面商讨之后一拍即合,立马就敲定了大婚的日子,欢欢喜喜的回家筹备婚事,只等着大事过后喊上对方一句“亲家”。

 

然而这忍界最强alpha宇智波斑在看到父母置办的婚宴用品时,却只是淡淡的开口:“父亲,母亲,孩儿是嫁,不是娶。”

 

斑的父母听后宛若触电,惊讶到怀疑自己是幻听了。

“……你、你说什么?”

 

“孩儿是说——孩儿要嫁给千手柱间。”斑大方的重复道,丝毫不觉得这话哪儿有问题。

 

 

两人是青梅竹马,因打水漂而相识,因志趣相投而相熟,并且日久生情。

八九岁的孩子生理机能还未发育完善,没有性别分化的他们无从判断对方是alpha还是omega,但,在孩子们的眼里,是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呢?

于是两人的感情便直线升温。

 

千手柱间凭借绝对的实力和胸襟在这场恋爱中扮演起了男朋友的角色,对宇智波斑疼爱有加;而宇智波斑虽然口口声声说着“不服气”却还是心安理得的接受了柱间的照顾与爱惜,或许这是因为宇智波一族家传的傲娇毛病也说不定。

 

然而两人终究还是因为战乱的忍者世界和敌对的家族而被迫分开,万分不舍又万分无奈。

 

几年的时光一闪而过,在两人十六岁那年,终于迎来了各自的性别分化。

 

按照两人力压群雄的强悍实力,哪怕都是alpha也不为过,可千手柱间竟出人意料的分化成了omega。

 

千手一族对于族内最大战力输出的柱间也是抱有很大关注的,所以当天在面对突然袭来的omega信息素时大都猛地一惊,族内的alpha们更是一边被吸引着,一边想起了柱间那壮硕的身躯和战场上奋勇杀敌的剽悍模样,心灰意冷之际竟还萌生出强烈的挫败感。

 

可当事人对此却并没有太大反应,反正觉醒什么都无所谓,那不过是个定义,于是便发挥了一贯的神经大条,对此选择忽视。

 

同样不被生理限制的还有宇智波斑。Alpha和omega的定义他也不想去理会,管他什么被人人传扬的“最强”或是“负责生殖、体质很弱”,在他眼里,绝对的实力才有压倒性的话语权,只因定性不同而被打上某种标签的事是不用理会的。

再说了,反正他也只喜欢柱间一人而已,别的omega哪怕能让刺激他的身体产生某种冲动,也绝对会在他不可战胜的自制力前丧失吸引力。

 

所以这场婚姻,两人从一开始就心里有数。

 

 

与斑的父母同样震惊的还有柱间的父母,两人在听到儿子说“是娶不是嫁”的时候都是猛的一惊,接着一喜。

 

为人父母,那个希望自己的孩子离家百里去到别人家当儿子?更何况,斑与柱间两人现在都已成为自己家族的族长,个人的行为是能代表整个家族的,把族长嫁与对方族长,这多少是件让族人抹不下脸的事儿。

 

斑的父母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而心里不舒服。可再一想,千手与宇智波两族交战已久,从最初的势均力敌到现在的宇智波稍处劣势,嫁族长也并不是件不能接受的事。

 

最终,婚宴还是顺利进行了。

 

 

02.

 

新房里,新床上。

 

柱间和斑面对面盘腿坐着,看着相爱相杀已久的恋人都觉得万分恍惚。

 

从亲密无间到兵刃相接不过是一眨眼的事,而从你死我活到同床共枕似乎也只是一瞬间的事。一切都来得太快太快,快到让人接受无能。

 

“嘛……以后该怎么和你相处呢?omega相公?”还是心思细腻的斑先回过神来,抛出已经被宇智波一族玩儿了两年的梗来打开二人的话匣。

 

柱间毫不在意斑的玩笑,爽朗的笑了一声边说道:“是啊……该怎么相处呢?”柱间的视线掠过面前斑那张足以迷倒众生的脸,意有所指的看向了他黑色丝绸和服领口处露出的肌肤。

 

斑甩出一个故作嘲讽的笑,却是充满诱惑性的将指尖轻轻搭到领口处,微微一用力,便将不是很紧的布料车的更松了。

 

柱间会意,欺身压了过去。

 

 

03.

 

然而,再稳固的攻受设定也奈何不了发情期。这是两人早就考虑到的问题,可谁也没想到解决办法,以至于在这一天真的到来时都是那么手足无措。

 

屋内持续不断的信息素的气息铺天盖地的向两人袭来,他们都在被卷入这吸引力十足的浪潮中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体验。

 

那是一种控制不住的血脉贲张、口干舌燥,心里猫挠般的难受让哪怕蜷紧了身子也无可奈何。

 

柱间坐在椅子上,看着斑背对着他站在门口轻微颤抖着的身影,还有那抓在墙上硬是用指头挠出了五道沟的手,禁不住脑补出了他长长的碎发下遮掩着的狰狞表情。

 

与斑相比,柱间在这方面就要好一些了,原因是他这方面的感官并不及斑,即使置身于强烈的alpha散发出的信息素里,受到的影响也非常小。

 

他看着斑那难受的样子,虽然做不到感同身受,可多少是能体会到一点儿的,他认为,斑现在的感觉应该和他有时想和斑做却被斑拒绝时的差不多。

 

“其实……我无所谓啦……”柱间慢悠悠的开口。

 

“……”斑却不理会他。

 

“你想来就来吧……很难受的不是吗?”

 

“……我不。”

 

“别倔了,你撑不过去的。”柱间站起身来,走向斑。

 

“……”斑还是不语,只是别过头去,让长长的发挡住自己的脸,他不想让柱间看到他现在的表情。

 

“来吧,真的没事的。”柱间又一次说道,并且缓缓拉起斑扒在墙上的手……

 

 

04.

 

深夜,柱间看着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的斑,只是笑了笑。

 

“嘶……alpha真是一种神奇的设定啊……”说着,他抱起斑,而对方即使在睡梦中也很自然的将手环上了柱间的脖颈。

 

“……柱间……柱间。”他不由自主的发出轻声的呢喃。

 

柱间抱起斑来到浴室,将斑放进了已经放好水的浴缸。

 

“……下不为例哦。”他揉着腰宠溺的笑着说道。

 



2017-08-19柱斑
评论-12 热度-85

评论(12)

热度(85)

©开心果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