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智波五件套】控兄视角

因为弟控文看多了,所以想尝试写一下弟弟们控兄会是什么样子的。

我的作品目录

……

……

千手柱间&千手扉间  

 

 

扉间双手抱胸冷漠脸:小时候,你和父亲顶嘴,父亲冲过来就要打你,TV组还给了个急速猛冲的特写——几乎刹不住闸的那种,估计能把你打飞。

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冲了出来,张开双臂挡在你面前,为此还露出了腰间炸开的裤边。

虽然穿着一样的裤子,但你们两个都穿着外套,我就只穿了个背心儿,扎在腰间的裤子肥大的像是个麻袋,要不是我小时候长得可爱,可能就驾驭不住了。

 

柱间点头,说:嗯!扉间最可爱了!

 

扉间撇头:……哼!

还有后来,村子建立,就在你被漂亮的宇智波迷惑、要让宇智波斑做村长的时候,我及时出面制止了你鱼唇的行为,并且提出了“民主”这种前卫的思想

 

柱间内心:是啊,然后好不容易被我哄开心的斑斑就被你气跑了,甚至还回来打我。

但他还是点头,说:嗯!扉间总是我的左膀右臂呢!

 

扉间继续说道:再到后来,你死了,我接任二代目,替你管村子,还培养了好多学生,让火之意志得以传承。

 

柱间内心:是啊,然后你执行的政策和创造的忍术就被那个叫大蛇丸的吐槽“给后世带来的竟是些麻烦”。

但他还是点头,说:嗯!扉间超体贴的!

 

扉间:哼!

 

柱间想了想,突然走到扉间面前,迅速的把双手伸进他大臂下方,夹紧他的上半身,然后高举起来:所以说扉间对我超级好的!来,举高高!

 

老脸一红的扉间在半空中别扭的挣扎着,然而挣扎不开的他只能仰天大喊:谁教你这么做的啊蠢大哥!!!!!

 

 

#总感觉他们两个控弟的戏份比控兄的多一点#

 

 

 

宇智波斑&宇智波泉奈  【战国背景】

 

 

泉奈现在很心乱,完全坐不住,双手抱胸赌气似的在屋里走来走去,似乎这样就能稍稍压制他内心的焦虑。

 

早上尼桑和他说了“我去找柱间一起修行了”之后,就一直没回来,而现在已经傍晚了。他记得尼桑出门的时候是没有带便当的,那午饭时在哪里吃的?下河摸鱼上树摘果火遁烤鸟吗?!

不不不,一定是被千手混蛋拐回家去吃豆皮寿司了!

那个混蛋总是阴魂不散的,非要缠着尼桑一起干这干那的就差没干到床上去了哼!要修行就去找那个白毛啊!你们不是兄弟吗?!我尼桑就总是和我一起修行的……虽然只是在他和千手混蛋确定关系之前QAQ。

……

……

啊……都深夜了啊……尼桑怎么还不回来!泉奈此时已经累得走不动了,坐在椅子上在心里咆哮着。

 

以尼桑的实力是绝对不会遇到危险的,所以……一定是去了千手家!!!

 

不会真干到床上去了吧?!泉奈一边想着,一边忍不住脑补了一下尼桑和千手混蛋的……

尼桑应该会一改往日的霸道作风,露出只有千手混蛋才能看个爽的傲娇&脸红&撅嘴,还有只有千手混蛋才能摸个爽的白手腕子&细腰&大腿……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在想些什么怎么这么羞耻!还有尼桑那么霸气威武难道不应该是一拳掀翻千手混蛋,然后解开他的裤子,跨坐在他身上,抓起他的某个器官cha入自己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到底在想什么啊!!!难道已经默认了尼桑会是受吗?!为什么啊!!!

……

……

第二天早上,泉奈因为彻夜未眠外加脑部过度狠狠地喂了自己一大口刀子而疲惫的趴在了桌子上。

 

“呀,泉奈,晚上没睡觉吗?!”斑一推开门,就看见自家软软的弟弟正顶着一双黑眼圈挂在桌子上,而且眼里似乎充满了绝望。

 

“尼桑,回来啦!”泉奈艰难的扯出一个笑,有气无力的问道,眼睛不停的往斑露在衣服外面的肌肤上瞟,比如白手腕子脖颈子,在看到上面没有什么明显的痕迹的时候才松了一口气。

 

“嗯。对不起啦泉奈,昨天下午修行完了之后,柱间和我说家里有样东西想让我转交给你,我就去他家取了……然后顺便吃了个饭……吃完饭已经很晚了,就住下了,但是想到你还不知道这件事,所以早上就急急忙忙的赶回来了。”斑说着,掏出一个包裹交给了泉奈,“其实东西是扉间要送给你的。”

 

听到斑的解释,泉奈终于彻底舒心了。他维持着趴在桌子上的姿势接过了包裹,说道:“没事的,尼桑……你回来了就好。下次出门记得和我说一下就好了……因为我……”他已经进入半梦半醒的状态了,声音越来越小,小到几乎听不见,小到斑弯下腰把耳朵凑到他嘴边才能听见他说——

 

“……很担心你……”

 

 

 

宇智波止水&宇智波鼬&宇智波佐助的连环控兄  【四战结束全员复活背景】

 

止水今天有一个非常重要且保密性极高的任务要做,他很早就起来了,小心翼翼的把自己被鼬压在身下的右胳膊抽了出来,听见对方轻轻的哼咛了一声,吓得赶紧去看他的脸,发现他只是有点难受的皱了下眉,并没有醒来,便帮他盖好被子,轻手轻脚的出门去了。

 

这次的任务很危险,但因为保密程度较高,只有他一人来。

他在丛林中飞跃着,同时警惕着周围的情况,以便有什么危险能即使化解。

 

事实证明,这样的谨慎是对的。

本以为在任务失败、自己身份暴露后才会出现的危险情况竟然在他还没有抵达任务地点时就出现了。

 

他躲过了敌方暗中飞来的成片的苦无,被迫降落在地,看着周围在刹那间冒出的敌方忍者,只是冷静的问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哼,我们已经收到情报,说木叶有忍者要来解救他们被关押在波之国大牢里且知道很多秘密的人质,所以特地埋伏在这里,就等你来了。”为首的男人说道。

 

“你以为就凭你们能解决我或者是活捉我?”止水沉着的问道。他的手已经握住了身后背着的短刀的刀把,随时准备战斗。

 

“宇智波止水嘛……我们收到的情报里有提到你,知道你瞬间止水的名号,怎么也不敢怠慢了,所以……这次派出的都是精英忍者。”

“饶是你再能打,体力也顶不住车轮战吧?”那男人冷笑着,手一挥,示意战斗的开始。

 

正如那男人所说的那样,止水是很厉害,可奈何对方人多,打了半天也不过消灭了一半,而他的查克拉却消耗的差不多了。

他此时正躲在一块巨石后,感应到敌人就要追踪到这里,从忍具包里掏出了贴着起爆符的苦无,打算以此来做突围。

他捏紧了苦无耐心的计算着敌方的距离以及人数,等待着最合适的那个时刻。

 

“火遁·豪火球之术!”突然传来一声施术的声音,巨大的火焰便在敌方喷开,然而对方也都是精英,除了少数几个因为闪躲不及而被烧伤外,其余的并无大碍。

 

“鼬!”止水惊呼。

 

“别动!”鼬在打斗中分开心神朝止水喊道,然后远远跳开,闭上了一只眼睛。而睁开的那只眼睛里已经布满血丝,黑色的三勾玉飞速旋转成万花筒的模样,大张的眼里溢出浓稠的血液。

 

“天照!”

 

 

最后,是止水把鼬背回去的。

 

“只是用眼过度。”

“虽然咱们是带着写轮眼复活的,可毕竟咱们曾经都是没了眼睛的人,所以写轮眼的威力大打折扣,对身体的伤害却猛增。”止水看着趴在自己肩头的鼬说道。

 

“对,是我考虑不周了。”鼬环着止水的脖子,把头向止水又靠了靠,“别看我了……看路,还有,小心埋伏。”

 

止水轻笑了一下说道:“有埋伏也没办法了……对了,你为什么能找到我?”

 

“哼……”鼬不满的哼了一声,把头抬了起来,看着止水微微上翘的嘴角,有些生气,“我早就醒了,只不过是装睡而已,不然你肯定不会带我来……这么危险的任务,你怎么敢一个人来!?”

“你也和敌人一样,以为自己还是曾经的瞬间止水吗?你明明知道现在的写轮眼发挥不出以前力量的五分之一,为什么还要只身前往……”

 

鼬在止水背上唠叨着,这是他难得一次性说这么多与哲学无关的话了吧?

 

两人到达村大门口的时候,焦急等待的佐助立马迎了上去,不由分说的从止水背上接过鼬,背到了自己背上。

 

“佐助啊……让我来吧。”陪着佐助在此等候许久的鸣人伸手。

 

“滚!”佐助背着鼬朝鸣人喊道,“这次的事你罪过大了!为什么让止水一个人去做那么危险的任务?!还得尼桑也跟着去了,还受了这么重的伤!”

 

“不关我的事啊我说,任务不是我下的,是……”

 

“闭嘴!不许推卸责任!”

 

“好好好……”鸣人摸着脑袋跟在佐助身后。

 

“佐助,你和鸣人是在大门口等哥哥吗?”鼬问道。

 

“嗯!”佐助点头,“我早上去找尼桑了,可是你不在,我记得你说过今天没有任务的,等了很久,也不见你回来,而且止水也不在,很疑惑,所以就去找鸣人了。”

 

“我也是哥哥啊……”止水委屈脸。

 

“你闭嘴!”佐助扭头吼道。

 

“然后,在火影楼里就有人告诉我止水出任务了,我估计你也可能跟上吧,就问了他们是什么任务,知道了是去救人质之后,就一直等在大门口了,毕竟你们现在瞳力下降了很多……本来我是想,再等一会儿你们要是还不回来的话就去找你们的。”

 

“是你把刀架在我脖子上他才跟你说的好吗……”

 

“哼!”

 

“做任务哪有那么快嘛……”鼬缓缓地说道,“佐助太心急了,下次不要有这么冲动的想法了。”

 

“这次不就很快。”

 

“可是没有完成呐……”

 

“没关系,我去替你做。”

 

“……唉……”鼬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长叹一口。

 

到了家,佐助二话不说背着鼬就往自己家走,止水见状立马拦住。

“佐助,把鼬送回我们的家就好了。”

 

“我不!才不要把尼桑交给你!尼桑跟你出去总是伤痕累累的回来!!”

 

止水不知所措,只好使出了童年时代的招数,朝着佐助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就把你哥哥借给我吧!”

 

佐助掀桌:“我就是不借了怎么着吧???!!!”

 

 

 

宇智波带土&宇智波卡卡西(嗯?这名字好像怪怪的但又好像没什么毛病?)

 

年幼的白团子顶着一头蓬软的发,还有几缕微微炸开的碎发耷拉在护额下,扫在他的眉间,随着微风而轻轻摇摆。他睁大了那双平日里总是没精打采的死鱼眼,眼睛里闪烁着他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该有的纯真和对世界的好奇,干净到一尘不染。

即使被面罩覆盖,也能感受到他略带肉感的软软的脸蛋,若是摘下面罩,必定会像水晶包子般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他裸露的肩头带着少年人未成熟的圆润,白皙的皮肤在阳光的照耀下似乎发着淡淡得幽光,也像玉石般晶莹润泽又温和无害,让人生不出亵玩的心思。

脚下穿着的忍鞋露出了他小小的、白嫩的脚趾,它们微微缩着,抓着地面,和他背在身后的双臂一起体现出了他此时轻微的紧张、试探,以及好奇。

 

“——带土……哥哥?”他歪着脑袋小声喊道。

 

成年后的带土一把将卡卡西抱紧在怀里,兴奋的说道:“——这就够了!!!简直太满足了!”说着,他伸出胳膊在衣袖上狠狠蹭了蹭鼻血。

 

“好了,变大回来再喊一次!”

 

 

 

鸣人在感受到周围浓郁的兄弟爱后深受感动,大喊着“尼桑”便冲回了宇智波大宅。

 

“我怎么不知道他还有个哥哥?”带土说道。

 

“嘛……应该是去找鼬吧,毕竟,佐助的哥哥就是他的哥哥嘛。”

 

然后,便听见宇智波大宅里传出佐助的一声嘶吼——

 

“你再给我发兄弟卡朋友卡什么的试试!!!我不弄(neng)死你!!!”

 

“可是为什么啊!我们本来就是兄弟啊!”

 

“……”

“——千鸟!”

 

“啊——!”鸣人的惊呼。

 

 

目睹了这一切的宇智波斑撇撇嘴,不屑地说道:“切,鸣人什么时候这么废物了,连千鸟都躲不过。”

 

身为宇智波一族除了止水外唯一的攻,宇智波带土摇着手指得意的表示:“这叫‘打不还手’,是宠爱妻子的表现……当然了,你肯定不明白了。”

 

“然而鸣人刚刚还发了兄弟卡。”老祖宗毫不留情的道出实情。

 

“额……鸣人口中的‘兄弟’啊‘朋友’啊什么的,都是‘爱人’的另一种称呼……”带土理直气壮的回复道。

 

 

————————————————————

脑洞放飞:

 

“……柱间和我说家里有样东西想让我转交给你,我就去他家取了……”斑说着,将戴在脖子上的白色团状物取下来交给了泉奈,“其实东西是扉间要送给你的。”

 

“哇,扉间的白毛领!”泉奈惊喜的抱住,狠狠地把脸在上面蹭了一蹭,然后枕着它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

 

#我们都爱白毛领#  #我也想要扉间聚聚的白毛领# 

还有这个,扉间的麻袋。。。我不知道这裤子叫什么,也没搜到。

评论-13 热度-182

评论(13)

热度(182)

©开心果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