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治疗肛裂的药竟然还有这种奇异的功效!?

我的作品目录

——————

新人第一次发帖好紧张,但有个槽我不吐不快,是关于我们那宿舍的S君和N君的事。 

 

不知道是不是性格上的巨大差别的原因,这两人的关系一直不好。

emm,S君是那种冷漠冰山型的大少爷,N君则是那种很能带动气氛、对谁都特别热情的小太阳。这俩人经常气场相冲的吵起来,可偏偏他们既是宿友,又是同桌。

好在S君虽然养尊处优的从小没受过什么委屈,可脑子还是有的,从不和N君进行激烈的争吵,总能三言两语就把N君反击的怀疑人生,然后结束嘴仗。

 

或许各位看客会觉得打嘴仗并不能代表两人关系差,那就继续听我讲吧。

 

S君这家伙是我们宿舍起的最早的,而N君则是起的最晚的,每天都是踩着点儿进班,好几回还差点儿让几个查迟到的学生会逮着,给班里扣分。

 扣分不是什么大事,也就是我们丢人,班主任丢人又丢钱。关键是我们班主任是N君他爸的学生,N君他爸又是我们年级主任,所以我们班各方面的表现就特别受到关注,要是总因为N君的迟到而扣分,那N君免不了是要被数落的。

N君人不算懒,可睡得太死,只靠自己是起不来床的,必须有人喊他才行。然而S君起得最早却从来不会顺便把对床的N君叫起来,不仅如此,他还阻止我们几个宿友去叫N君起床,要是我们不听他的,他就会……就会……生气。。。这摆明就是想让N君迟到嘛,不是讨厌他的话为什么会这么做?

但他也会在收拾好了要去教学楼下面查迟到之前把N君推醒的。

说来奇怪,S君这种人的心四海真是难猜呢,分明对学校的一切活动都超冷淡,竟然还会去参加学生会。

 

可能是因为,虽然S君在背后坑了N君,但N君每次被坑都是在熟睡的时候,所以对这一切并不知情,只知道S君喊他起床的好,于是就感觉自己和S君关系很不错的样子,经常追着N君说什么“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一类的话。

结果当然是热脸贴人家冷屁股,得到的回应只是一个“我根本就不想和你做朋友”的满是抵触加厌恶的眼神,S君甚至连话都不和他说。

这样交流的次数多了之后,“朋友”这个词就成了两人对话的禁忌,一提起来S君就立马翻脸。刚开始还只是在N君说“我们是朋友”的时候才会炸毛,后来不知怎么的,N君如果说“我和×××是朋友”也会有同样的效果,甚至作用还更强,而前一句带来的效果则弱了不少,也许是因为听得多了吧。

 

接下来这件事,虽然没有证据但是我坚信导火索是——N君饱受了S君那种“每当自己给别人发朋友卡N君就会瞬间释放的无厘头冷气”的折磨!

记得有一次N君的练字纸上,刚开始还是一本正经的“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等写到“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了之后,竟全是龙飞凤舞的S君的名字!

这绝对是恨到极致后满脑子想的都是他,所以才会不由自主的写他的名字吧,没想到就算是每天都元气满满的N君也有厌烦S君的时候。

顺便说一句,你们觉得为什么我会知道N君的练字纸上写的是什么?因为他那算不上好看的字竟被贴在了班门口的“硬笔书法展”上!

这肯定是S君干的,他是班长,是管这个的。

更狗的是,N君写完了之后突然意识到把这种东西交上去有点太难为情了,可时间来不及重写一份了,就没有写自己的名字,觉得兴许这样S君就不会知道他把他的名字写了半张纸。

所以第二天,当N君看见班门口不仅贴着自己上不了台面的“书法”,而且上面还用端正的楷书写着他的名字的时候,又气又羞,下意识的就要去撕。

令人难以捉摸的事情再次发生——眼看N君的魔爪已经伸了出去,却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顿住,摇了摇头,撅着嘴离开了。

大概是想告诉所有人他有多讨厌S君吧。

 

前几天,N君……这个说还是不说好呢……算了,已经讲了那么多了,说说这个也无妨。

前几天,N君可能是便秘……或者是……管他到底是因为什么呢,反正这个原因我真猜不到,但结果就是他肛裂了,每晚回宿舍都要抹药。

N君大大咧咧的,什么事儿都不藏着掖着,所以他肛裂抹药的事我们都知道。

而就像标题说的那样,没想到治疗肛裂的要还有那种奇异的功效——可以治傲娇啊!!!

自打S君知道了N君抹药的事,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在N君面前既不高冷了,也不中二了,经常看着N君欲言又止,皱着眉毛一副又生气又委屈的模样,只有一次,S君坐在N君旁边看着他洗脚到时候,吞吞吐吐、目光闪躲、极没底气的问了句:“他是谁?”

嗯???他是谁???

闻言,我们几个宿友都是一愣,转着脖子环视了一圈宿舍,并没有发现别的班、甚至别的宿舍的人。

或许他是好奇N君身边的某个人吧……

可是,N君怎么也一副不知所指的样子呢???

“呃……”S君还是不愿直视N君,别别扭扭的张着嘴“呃”了半天,才像是鼓起了极大的勇气似的,问:“就是……和你交往的人……!”

这下N君更摸不着头脑了,翻着眼睛盯着天花板思考了半天。

“我没和谁交往啊……”最后,他这样说道。

S立马重重呼出一口气,甚至罕见的勾起一边的嘴角扯出一个欣慰的笑来,绷紧的身子也放松了下来,还勾着N君的脖子跟他说:“一个人抹药很难够到吧?今天我帮你抹吧。”

 

没错,就是今天。

S君为了能更好的给N君抹药,要求他去洗干净了然后在床上照着灯给他抹。

这没什么的,毕竟他俩都是上铺,选好角度的话我们是看不见的。

 

啊……不说了不说了,年级主任来宿舍检查了,不能让他发现我带了手机,先拜拜了!

 

 

热门评论:

1.天呐!看完楼主的帖子我也忍不住要感叹一句“治疗肛裂的药竟然有这种奇异的功效!?”我也要去买一盒,兴许能治好我家那个的洁癖!

还有,S君不是不想和N君做朋友吗?为什么能慢慢接受发给自己的朋友卡,却接受不了发给别人的朋友卡呢??

2.楼上奇才,这药是治傲娇的,不是治洁癖的,你难道没有好好看楼主的帖子吗?!

不过,因为太讨厌对方了所以在练字纸上写对方的名字什么的……面对讨厌的人真的能下的去笔吗??【疑问脸.jpg】

3.楼上俩都是奇才才对……N君和S君的关系……你们真没看出来吗?还是说是我想太多了??

4.我觉得我看到的N君和S君的关系与楼主眼里的不一样……难道是我腐眼看人基??总觉得第一个故事就满是槽点,因为……因为我死敌也是很晚才叫我起床,为了让我多睡会儿233,不过查迟到的学生会里有一个是他大哥,所以去晚了也没关系。

5.他俩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不感兴趣,我的关注点只在楼主最后那句无关紧要的话上……话说我这是什么奇怪的关注点啊。。。

 

 

 

2017-10-05佐鸣
评论-8 热度-85

评论(8)

热度(85)

©开心果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