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以结婚为目的的告白(10.11.12)END

军火商土×军官卡

前文:(01.02.03)  (04.05.06)   (07.08.09)

我的作品目录

____________________


10.


“你们说,今天鸢把咱们几个喊过来是为了什么事儿?”凯把后背靠在椅子上,抱着胳膊说道。


他没心情去碰面前的饭菜,因为他很清楚眼下的形势。


这是在鸢家,虽然外界的大多数人都认为鸢只是个多金的大老板,可凯清楚,鸢的生意并不像明面儿上那么干净,即使这不在他管辖的范围内,军人的本能依然让他对这个地方喜欢不起来。


更何况,几个小时前接到的消息上很明确的说明了一点:卡卡西被鸢的人绑走了。


在不知道对方目的的情况下,得知好友被绑架,这让他实在是轻松不起来,哪怕在他接到消息不久后,就有鸢的手下来到他面前,恭敬地行礼,言辞真挚的请他去家里做客,还告诉他“旗木先生”也在。


不仅是凯,在座的其他几位也没什么心情用餐。琳、阿斯玛、红、红豆、伊鲁卡、大和、……和卡卡西稍微有点交情的人都来了,不过这种交情仅限于“友情”,鸢是这样安排的,可这些人并非都和鸢很熟,有些甚至只是见过一面,这让他们不得不怀疑起鸢请他们来的目的了。


餐厅里的气氛不是很好,毫不夸张地说,是有点儿沉重的。


“听说……卡卡西前辈被鸢的人绑走了,是吗?”大和的表情很是凝重,卡卡西比他早几年入伍,两人是在一次任务中认识的,从前他只听过卡卡西的名号,知道这人挺了不起的,可真在战场上有过实打实的配合后,他才打心底里佩服起卡卡西,而在佩服之余他也对卡卡西生出敬意,这让他发自内心的称呼卡卡西为“前辈”。


在他们这几个人当中,大和对卡卡西的关心可能是有点超出友情的,这或许才是鸢让他来的真正原因。


凯点点头,说道:“对,我已经派人去查过了,而且,”他停了下来,坐直了身体,两只胳膊支在了餐桌上,“而且,鸢派来的人也告诉了我这点,”


凯和卡卡西在工作上是搭档,平日里联系比较密切,所以他是最先发现问题的。昨天晚上因为工作上的原因他给卡卡西打了好几通电话,都无人接听,今天早上也不见卡卡西的踪影,这不免让他警觉起来,要知道,卡卡西对于工作上的事向来是认真细致又严谨的,基本上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所以他立马派人去查,而得到的结果,就是卡卡西被鸢的人抓走了。


“怪不得今天早上没看见他呢,我还以为他是请假了,没想到竟然是这样。”阿斯玛倒是没有他们那么紧张,至少他没有表现出来。抛开他父亲猿飞日斩在本市的地位不说,毕竟是有家室的人了,对感情的掌握可能更为敏感,他早就觉得鸢对卡卡西的感情不一般了,像是珍视、爱慕、欣赏,反正他知道,卡卡西既然是被鸢抓了,那就应该是没什么事的,怕就怕鸢有什么企图。


“鸢这是什么意思,抓了卡卡西,又把我们叫来。他不干净,他背后的组织更不干净,难道是想利用卡卡西要挟我们?”红说,有几个人也附和着点点头,他们对鸢的了解不多,这是最容易想到的了。


凯摇了摇头表示否定,“虽然我不太肯定,但鸢那家伙和卡卡西关系还是不错的,虽然不排除他可能一开始接近卡卡西就是有目的的,但换个角度想想,我们的确是都知道鸢这人不干净,可鸢在外人眼里一直都是个正经的生意人,他绑走卡卡西如果是想从我们这里交换到什么,那就是在告诉所有人,他做的生意不正当,而且……”凯微张着嘴巴,却不在发出声音,他抬起头,目光依次从每个人脸上扫过,“看看我们的身份,有几个是够格代表政府和他谈条件的?如果他绑架卡卡西是为了这个目的,那他最应该请来的人是——水门少将。”


这话一出,不少人都松了口气,的确,鸢不会做伤害卡卡西的事,也没有理由对他们下手,他们大多数人军衔不够高,地位也一般,不值得下手。


“可即便知道卡卡西没有什么危险,我还是没心情吃饭。”琳说。


这让众人很是惊讶,要知道,她应该算是这里最没有心理包袱的人了。


鸢和卡卡西交好,即使不能在明面儿上利用,可只要他想,私下里总能得到些好处,可琳的身份不算特殊,鸢待她却不一般,这种不一般指的是比普通朋友关系好。平常有些时候鸢也会邀请她来家里吃饭,偶尔遇见了也会停车和她打个招呼。


尽管他们不知道,鸢请她来家里吃饭是因为卡卡西无意的一句“不知道为什么,这场景让我想到了小时候,我和你说过我们三个人的故事……唉,要是琳在就好了。”他们也不知道,鸢之所以会遇见琳,是因为他又在“偶遇”卡卡西了,但正因为这样,他们才越发觉得鸢对琳的感情不一般。


“我也是,没胃口。”红豆说。


众人纷纷表示自己也不太想吃,可一想到鸢下午可能和他们有事情要谈,还是都勉强的吃了点。


吃过饭,便有人带他们到客厅等着了。


他们在客厅等着,这时候,气氛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差了,几个女人已经聚在一起聊起了娱乐八卦、服装饰品、婚姻家庭什么的,男性们也开始讨论新出的哪款战斗机,今年的新兵,或是哪个女军官长得漂亮性格够辣。


直到听见一阵脚步声传来。


“大家都在啊,对不起我们来晚了,因为鸣人下午还要上幼儿园,所以我们在家里吃过饭才来,大家也都吃过了吧。”水门微笑着说道,挽着他的夫人玖辛奈向这边走来,在他们身后大概三米,跟着两个体格健硕的黑衣人。

 


11.


“少将!”在座的几人见到是水门,立马站了起来,不再说笑。


对他们而言,水门不仅是长官,而且也是老师,因为他们都或多或少被水门指点过,所以,即便水门这人挺随和的,他们还是丝毫不会怠慢。


水门笑了笑,打了个手势让他们都坐下,“都放松些,又不是在部队,别那么紧张嘛。”一边说着,一边和玖辛奈走到沙发旁坐下,众人也坐回原来的位置。


众人刚变得轻松的心情因为水门的到来而又再次沉重起来,可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真正的主角儿可就到了。



带土还是刚从卡卡西那儿出来时的打扮,唯二不同的地方应该就是表情和气场了吧,在卡卡西面前不管多生气他都不敢十成十的表现出来,要是哪天能表现出个五成,都算他……啊不,他可能会自跪搓衣板谢罪。


对于继承了宇智波一族“把媳妇儿和兄弟宠上天”的优良血统的土哥,那可真是对媳妇儿之外的人一点儿都不在乎,所以接下来的内容很简单粗暴,完全围绕着“我念在你们和卡卡西关系好的份儿上才把你们叫过来亲自通知一下,你们听也罢不听也罢反正老子牛逼总有让你照做的方法,要是敢跟卡卡西告状的话参照上一句。”的中心,在还没结婚的时候就把老婆娘家人(算是吧?)都得罪了一遍。


具体内容如下——


带土放慢了脚步走进来,带着一脸的苦大仇深,淡淡的扫了眼众人,随后在仅剩的一张单人沙发上坐下,目光落在水门脸上。


“水门老师。”他开口道,特意加重了“老师”二字,旁人都没什么反应,只当这是尊称,毕竟水门教过不少学生,这么称呼他的不在少数。


可带土的下一句却引起了几个人的注意。


“您还记得——那个十二年前死在一次任务中的学生吗?”


水门的脸色沉了下来,一直埋在心底的猜测浮上脑海。紧张的心情让他不由得眯起眼睛紧盯着“鸢”,如果这个猜测是真的,对他而言,是悲喜参半。


带土却突然收回视线,平静的眼神再次扫过众人,只不过比上次慢了很多,他勾起一抹笑,说不上来是嘲讽居多还是愤怒居多。


“你要说就快说,别磨磨唧唧的。”凯不耐烦的催促道。


带土不理他,自顾自地又说起来,“‘鸢’这名字一听就只是个代号,那么我到底叫什么呢?从五年前我在木叶市一夜崛起的时候,你们就有一个小队在偷偷调查我吧?嗯?结果是什么?”他故意拉长了语调,好笑的观察着众人的表情。


 

十二年前那件事闹得算大的,今天来的这些人都知道。听了鸢这些话,一部分人有了和水门差不多的想法,还有一部分人则怀疑鸢和那些害死带土的人是一伙的。


沉默片刻,鸢似乎是觉得看够了,也吊够了他们的胃口,继续缓缓说道:“我迅速崛起的背后——是宇智波势力的帮助,没错,我姓宇智波,”他突然顿住,嘴角的弧度拉大了不少,一字一句地说,


“——名带土。”


似乎是胸口的一块大石落地,水门长呼出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其余人则大多是一脸惊讶。


有人想说些什么,却被带土抢先了。


“本来我是不想告诉你们的,多的我不说,我只告诉你们这是斑的要求。即使现在我可以没有顾虑的告诉别人我就是死了十二年的宇智波带土,我也本可以不告诉你们的。


之所以浪费口舌和你们说这么多,原因就是我想和卡卡西结婚,你们都是卡卡西的亲朋好友,希望婚礼上能过来捧捧场,你们怎么看我我倒是无所谓,关键是哄卡卡西开心,我知道他把你们看得都挺重要的。”


众人脸上的表情一变再变,难以描述。


阿斯玛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他瞄了一眼带土,不屑地说道:“卡卡西为什么要跟你这种人结婚?”


凯也回过神来,道:“你是不是要挟卡卡西?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不会答应的。”


“就是,别以为我们部队的人都是孬种,你要是使些下三滥的手段在卡卡西前辈身上,我们绝不轻饶你!”


带土面带嘲讽,冷哼了一声,“卡卡西现在只不过是跟我闹脾气而已,你们也都知道这三个月卡卡西没怎么理我,那不过是因为我把真相告诉他了,他因为我骗了他的事儿而不高兴。”停了一下,他蹙着眉毛不耐烦的补充,“跟你们解释这么多不是因为怕你们不同意,切,我才不在意你们同不同意呢,反正这婚我是结定了,我们家族的人也都知道,没人反对。


只不过,你们要是同意的话,就去帮我跟卡卡西说点儿好听的,让他开开心心的结婚,要是不同意的话,我就是绑也要给他绑到婚礼现场。


还有,水门老师,卡卡西也算是您和师母看着长大的了,您和师母要是乐意的话,就代替卡卡西的父母出场吧,你觉得怎么样?”


没等水门说话,玖辛奈就满眼放光的抱住了他的胳膊。


“好啊好啊,老公,就答应他吧,其实我早就觉得他们俩感情不一般了,没想到还真是啊。卡卡西这孩子这么多年来挺不容易的,能有个爱他的人守在身边,我觉得挺好。”


说着,不等其他人有所反应,就又转头对带土说道:“哎呀我真是太开心了,你们小时候我就觉得你们挺合适的,可惜后来你不在了,当时我还挺惋惜的,现在好了,你回来了,还和卡卡西培养了五年的感情,婚礼什么的简直就是顺理成章。我才不相信卡卡西会不同意呢,哼哼,不就是只口嫌体正直的傲娇吗?让师母我去开导开导他。”


众人:“……”


水门内心:老婆难道你不是在和我商量吗呜呜呜……


带土听了这话却很高兴,尤其是那句“我才不相信卡卡西会不同意呢”简直正中下怀,他在心里得瑟了一会儿,脸上的表情很是荡漾,这才正色说道:“师母还真是对我和卡卡西的事儿操心了,我在这儿替卡卡西谢谢您了。您要是不嫌弃,以后我就是您女婿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要师母您一句话,我办事儿绝对不含糊。我也想让您帮我开导开导卡卡西,但我觉得,您还是和琳一起去比较好,琳,你看怎么样?”


琳本来还沉浸在带土没死的事实里无法自拔,听见有人再喊她的名字才回过神来。


带土看着她,耐心的重复了一遍想请她帮忙的话。


“啊?这种事啊……好啊好啊,炸毛傲娇什么的就包在我身上吧!师母,我们什么时候去?”


众人:“……”


12.


玖辛奈和琳办事也真是痛快利落,当天下午,便去带土房间(别问我为什么)轮番轰炸卡卡西,软的硬的都来一套,软的无非一哭二闹三上吊再掏掏心窝子,硬的也就是强硬表态“你要是不同意,带土绑你去婚礼的时候我们绝对不拦着”,并且,中途红和红豆也加入进来了,她们表示其实自己真的很想来帮忙,可带土当时没说能让她们也来,所以就不好意思表态,可听了半天墙角之后(众人:嗯???)她们去和带土商量了一下,愉快的决定过来帮忙。


而最后的结果当然……这不重要,反正婚礼那天卡卡西是穿着婚纱出现的,虽然表情有点不对劲,说不上来是别扭还是愤怒。


但这都不重要。


要知道,从看到卡卡西穿着婚纱出现的那一刻起,带土眼都直了,愣在原地不知道该干什么。直到有属下看不下去递来手绢,他才醒过来。


婚后,有属下问他当时的情况,他一锤桌子就坐直了,说道:“妈的,要不是人太多,老子就直接上了,管他婚礼不婚礼的呢!这都是次要的,洞房才是主要的!”


属下反问道:“那您对洞房还满意吗?”


带土:“那肯定了,卡卡西那……操,跟你们说这干嘛,下回我要是没忍住说出来了,都给我捂着耳朵不许听啊!反正就一个字儿——爽!还有啊,是谁自作聪明准备的道具?嗯?”带土抬头,目光像刀子般划过众人的脸。


一帮手下在接触到带土视线的时候都猛地一缩肩,然后低头。


直到有个人颤巍巍的举起手说:“回boss,是我。”说完,咽了口吐沫,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带土眯起眼睛,分不清喜怒,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就在大家以为“这个sb估计是活不了了”的时候,带土果真抄起桌上的一个文件夹就砸在他身上,把那手下吓得都不敢抬头了。


然后便听带土激动地说道:“以后你来别墅当差吧,还真别说,你还算是挺懂我想要什么的。这事儿干得漂亮,我跟你说啊卡卡西那天晚上……”


众人捂耳朵。

……


在带土半梦半醒的状态下,他脚下生风三两步就走到了卡卡西跟前儿,挽起了他的胳膊。(卡卡西:他分明是生扯过去的好么你给我用词准确点儿!)


卡卡西整条胳膊都是光着的,分明就被带土挽着,可隔着层西装布料让带土觉得真是不过瘾,带土对此很是不满,他表示:“真是便宜这身儿衣服了。”


于是,他索性抽出自己的胳膊,态度强横不容拒绝的一把将卡卡西搂在坏了,手直接就扒在了卡卡西胳膊上。


卡卡西:……


最后,在婚宴上,带土领着自家媳妇儿到处敬酒,在面对自己的亲朋好友的时候,卡卡西的表现还算是很正常,可面对宇智波那一大族的时候,也就认识的几个还有几句客套话,不认识的就是毫不给面子,那脸色摆的真是啧啧啧。


尤其是面对宇智波斑的时候,那死鱼眼翻得啧啧啧……


对此,斑爷只是胳膊抱胸看着带土,低沉的嗓音冷冷的说道:“不愧是我带出来的人,果然是宠媳妇儿的一把好手,今儿晚上……”他勾起一抹冷笑,哼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柱间站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因为今天的新人之一卡卡西对他的态度和对斑的态度简直是千差万别,一个是部队里的精英后辈,一个是自己老婆,他连先帮谁说话都不知道,这让他很是无奈。


带土心里当然是各种不爽了,然而他只能表现在脸上,毕竟媳妇儿不给脸那就只能自己找面子了。然而他心里肯定是暗戳戳的想着晚上怎么整卡卡西,这么想的结果就是——他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恨不能立马把卡卡西扛走再按倒。


卡卡西虽然看了不少自来也老师写的书,但脑回路毕竟和带土那个精虫上脑的家伙是不一样的,所以面对这一切他只是皱了皱眉,丝毫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一本正经到让人抓狂。


直到带土真的把他扛到肩膀上的时候。。。


******E***N***D*******

最后的话:明晚有发车,不过,我想问一下,就很多太太发车用的那种“戳一下链接就能弹出一个网页但只有一长条图”是怎么做的?


最最后的话:我有一个以此文儿为背景的长篇脑洞(算是前传),构思了很长时间,最近会开始写,但在那之前还有几个柱斑扉泉的小脑洞,所以预计一个星期后会开坑。

嘛,所以我想说的是,这文儿虽然结束了,但其实并没有【什么鬼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喜欢的小伙伴可以继续追下去的(不过是前传233)。


2017-08-05带卡
评论-6 热度-74

评论(6)

热度(74)

©开心果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