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在谁的床上醒来(8)END

全文:楔子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二代原来是因为这个才把我们拉来谈话的啊……”鸣人听完扉间那满是怨念的解释后,长呼一口气,仰躺到了地上。

 

“哦……原来扉间你是想体验兄长的关爱啊——来吧。”柱间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转身,再次用极美的画风朝扉间张开双臂。

 

“滚犊子。”扉间嫌弃的扭过头去。

 

“……切,果然只有柱间才配当我的对手。”斑爷对早上几乎单方面殴打的行为并不愧疚,并且认为自己做的很对。

 

“嘛——嘛~我说,斑祖宗,你根本就没把二代当对手好吧,你本来就只想揍他而已嘛。”鸣人维持着躺倒在地的姿势,懒懒散散的说道。

 

“……”二代。

 

 

本次宇智波内部会谈就这样以一个不算很愉快的开始开始了。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起‘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在谁的床上醒来’事件,已经发生了七天,我希望,各位能详细叙述一下你们各自每天的情况。”二代板着脸,一本正经的说道。

 

带土是第一个说的,他的怨念似乎比二代还重,不吐不快,压根儿不想给别人说话的机会,噌的一下就站起来扯着胸口的衣服开始大倒苦水:

 

“我他妈真是忍不了了,这种日子我过的还有什么意思??!!!”

“第一天早上,一回家我就看见卡卡西穿着睡衣从斑的房间走出来,还满面春光。”

“第二天早上……这个……咳咳……”

“第三天早上,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二柱子怀里爬出来……额,后来我问他原因他说是把我当成鸣人了。”

 

“本来就是嘛,头发都是炸的!!!”

 

“我继续说,第四天早上……这个你们都知道。哼,本来我是想等卡卡西出完任务回家的,没想到睡着了,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在另一只白毛的被窝里哼!!然后我又在初代被窝里扒出了卡卡西。”

“第五天早上……我他妈的竟然在卡卡西怀里掏出了鸣人!!!”

 

“佐助都说了,你们俩头发都是炸的……”

 

“第六天早上……啊,还好老子比斑醒得早。”

 

“第七天早上……我去,这个你们先让我缓会儿,我现在想想都觉得心惊肉跳。”带土一只手捂着眼,一只手朝众人挥摆着。

 

 “我今儿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卡卡西,但是翻遍了整个祖宅也不见他。”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波之国找到他的。”

“真是【哔——】了狗了。”

“桃地再不斩那种已经死了快七百集的玩意儿怎么也复活了???!!!”

“找到卡卡西的时候我都想再把我的写轮眼抠给他了,让他下回要是去了什么莫名其妙的地方一定要记得坐神威回家……”

 

“那你怎么没抠呢?”

 

“因为我不想要。”

“现在这样挺好的。”

 

“那你以后要是再去了奇怪的地方怎么办?”带土重新坐好,沉着脸问卡卡西,大有“你要是不好好回答老子分分钟抠眼睛给你”的架势。

 

“我可以自己回来啊,又不是非要你来找我的……再说了,现在不是正在讨论对策吗。”卡卡西看他那双兔子眼睛都已经红了,觉得自己话说得有点儿重了,赶紧拍着他的背柔声细语的安抚。

“还有啊……眼睛不要乱抠,万一发炎了怎么办?”

“好啦,下回要是又在外面过夜了,我一定早点回家。”

 

“唔……卡卡西嘤嘤嘤。”带土红着眼倒在卡卡西身上,上身窝在他怀里,紧紧地抱着他。

 

 

“咳咳,好了,我们继续说。”

 

“不,我想先问一下带土,第二天早上的情况你没有明说,到底是发生什么了?”鼬问道,显然是很冷静的听完了带土的抱怨。

 

“啊……这个嘛……”带土从卡卡西怀里抬起头来,却吱吱唔唔的说不出口,卡卡西也是脸都快红了。

 

“那你们是在一起的吧?”止水看他们的表现就心领神会了,直接换了一种问法。

 

“是。”

 

“说起来,那天早上我和斑也是在一起呢。”

 

“而且也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扉间补充道。

 

“……”

 

“所以难道【哔——】就是解决方法吗?”

 

“不,不是。”佐助立马否定,“第二天晚上,我和鸣人……咳咳,但是第三天带土还是……”

 

“难道是因为鸣人不够猛???”

 

众人火辣辣的视线扫向鸣人。

 

“这个嘛……有可能真是被佐助踢坏了肾哈哈……”鸣人挠着头不好意思的干笑道。

 

“这种事你竟然都承认……233”

 

“这种事你们问错人了啊,鸣人猛不猛当然佐助最有发言权了。”

 

众人火辣辣的视线又扫向佐助。

 

“咳额……鸣人嘛……”佐助低头捂脸,“当然是很……猛的啦……”

 

“那么,看样子不是因为这个了……”

 

“哎?鸣人呢?!第三天早上的鸣人呢??!”

 

“我啊,跟佐助办完事儿之后洗了澡,佐助睡了,我留了个影分身陪他。”

 

“我好想有点儿思路了。”止水沉思过后说道,“记得第一天,我和小鼬出完任务回家,虽然不是同时回家的,睡觉的先后也有一定的时间差,但第二天并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

 

“综合鸣人与佐助、带土与卡卡西的情况来看,我觉得解除方法应该是‘在一起’。”

 

“这么想来好像真是,我和白毛在一起的那两个晚上,第二天醒来都一切正常。”

 

“哦~”众人恍然大悟。

 

 

“但是,理由呢?”鼬抛出一个问题。

 

“哎呀,鼬哥你在某些方面也挺迟钝的嘛~你都忘了此次事件发生前一晚的谈话了吗?”鸣人也学着带土的姿势,窝在佐助怀里,“很显然,这就是要让我们多在一起啦!”

 

“嗯?我们?我们包括谁?”鼬紧追不舍。

 

“这个……这个嘛……”鸣人不知道怎么解释。

 

“小鼬啊,就是咱们两个,他们两个,还有他们,以及他们、他们。”止水搂住鼬,把宇智波五件套挨个指了一遍。

 

 

小剧场:

 

“呐,笨蛋卡卡西,你之前分明一点都不在意我跟谁睡的?怎么突然就改变主意了?”

第七天晚上,开会商讨解决方案之前,带土被卡卡西抓着胳臂火急火燎的赶向开会地点。

 

“因为第六天早上。”卡卡西回道。

 

“嗯?你怕我下回躲不过去会被斑揍?”带土朝卡卡西眨巴了几下眼睛。

 

“当然不是。”卡卡西果断回绝。

 

“……”

“那为什么……”

 

“因为,”卡卡西突然停下,看着带土深深的吸一口气。

“因为我听说,”他凑到带土耳边,故作神秘地说,“我听说作者之前萌过一个多月的斑带。”

 

“……”

“所以你是怕你男人被抢喽?嘿嘿嘿嘿嘿……”带土完全忽视了这个在他看来甚是奇葩的脑洞,傻笑起来。

 

“笨蛋。”

“我是怕你菊花疼!”卡卡西被戳中心事却不肯承认,气鼓鼓的反驳道。


2017-08-01带卡鸣佐
评论-5 热度-136

评论(5)

热度(136)

  1. 曲珈玟¿开心果er 转载了此文字
©开心果er / Powered by LOFTER